• 一觉睡了有多久,总之很漫长很漫长。   在无人知晓的日子,他爱了她好多年。   可她将这些都忘了。   沈宴,对不起。   当年的事……   似乎是有什么感应,男人的指节忽而一紧,消瘦的脸庞从被角中抬起。   两人的视线在空气中静默,这一刻,仿佛是茫茫人海之中两颗孤独的心脏找到了慰藉,紧紧地依靠在一起。   他瘦了,她想。   泪水早已经充盈了两人的眼眶,沈宴像个慌乱的孩子,猛地环住她的肩,用了极大的力气箍住她,仿佛要揉进自己的身体与骨血,...

  • 多久剃过一次光头,如今一一的卷发已经非常丰盈漂亮了,一道道甜甜圈拢在一起,包围住她粉雕玉琢的小脸,黑漆漆的大眼睛比倾慕的还要明亮几分。   云轩每次与之对视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能赶紧到一一嘴角诡异的笑。   好像,她能洞悉你的一切。   而且,才六个月的一一,就像是个开了挂的超级宝宝,只要倾慕的手机来了短信,倾慕自己看了便算了,他若是没反应的话,一一就会提醒他。   上个礼拜在埃及的时候,他们从酒店房间里开,一一大哭不止,一双粉嫩嫩的小手抓紧了...

  • 她之所以会认出这女人就是匿名邮件里的那位,因为两张照片里,锁骨上都有颗红痣。   大略看一眼资料,便合起文件放到一旁,继续工作。   跟婆婆约逛街的时间到了,她才停止工作,开车去附近的百货公司。   云婉秀在一家餐厅喝下午茶。   许稚刚到,云婉秀正在跟另一个女人吵得面红耳赤。   那女人背对着许稚,穿着名牌粉色裙子,一头棕色波浪长发。   云婉秀指着对方大骂。   “钱你都收下了,为什么还继续纠缠阿景?当初你承诺会离开A市,现在出尔反尔,你就不怕我把之前那些照片拿给阿景看?”   女...

  • 眼前的孩子大概有五岁了,长相竟然跟陆子琛有七八分像! 就算是陆行舟和陆子琛是堂兄弟,但这孩子真是……太像陆子琛了。 “行舟,这孩子是安安?”陆父走过去,莫名对这孩子强烈的亲近。 “对,刚满五岁。” 陆行舟说着,捏了捏孩子的脸:“安安,叫爷爷。” 安安眨巴着大眼睛看向陆父,腼腆又甜甜叫了声:“爷爷。” 这声‘爷爷’直接让陆司令乐开了花,把拐杖和对陆绪章的疑虑一块儿扔了,拍了下手就把孩子抱了过来。 掂了两下又亲了口安安...

  •   盛景天不愿意说出顾婉月爱着别人的话,至少不愿亲口说出:“他很好,你跟着他离开吧。我会祝福你们的。”   盛景天慢慢合上了双眸。   顾婉月眼角有些许的湿润,她睁开眼帘,用力的眨着双眼,想要眨掉眼中弥漫出的雾气。   她原以为,经过这次,他会道歉,会乞求她的原谅,甚至于她已经想过,如果他提出重新来过,她会怎么办。   但他什么都没有说,还让她和别的男人走。   好半天之后,顾婉月感觉自己的心情总算能平复下来了。   她吸了吸鼻子:“既然你救了我,以前种种,也算是恩怨...

  • 勾得连魂都快没了!   沐晞目光不舍的从包上移开,嘴里微笑着说:“自然,施小姐喜欢,那就给施小姐吧。”   听水月姑娘都这么说了,伙计也只能在心里为她鸣不平,“施小姐,这件二十两。”   丫鬟又付了二十两给伙计。   伙计有点同情沐晞,在柜台里看了一圈,眼睛一亮,“水姑娘,这个米白色的包包也很好看。   可能是因为颜色偏白,并没有人买,而且店内也只有这一件。   不过依我看,这个包包很适合水姑娘,显得...

  • 完之后,再考虑换地方。”   两个人在上学之后,杨桐总是没有安全感,时不时就要跟孙晓涵提订婚这些事情。   导致小班长还偷偷和程立雪吐槽,杨桐是结婚狂。 第147章 第一百四十七章 同居生活   孙晓涵想了想,说:“也好,我听你的。”   “嗯,我们下午出去逛街,晚上我做饭给你吃。”杨桐说:“你休息一会儿,准备准备,我马上下班回来接你。”   孙晓涵高高兴兴地答应了,抱着衣服去浴室洗澡。   洗完澡后,她又涂抹上杨桐给她买的面膜,躺到床上休息,想了想,还是给杨桐发了短信:“你...

  • 到处乱摸,好像在寻找着什么被附身的证据。 当乔荞的手游过苏瑾的脖颈时,他下意识地就躲开了。 这时的乔荞好像捕捉到了新世界的大门,欣喜地喊出了声:“你这是怕痒?” “我记得你之前好像也不怕痒的啊。” 即使是知道了苏瑾怕痒,乔荞还是一直在故意挠着他脖子。 以前那是苏瑾不怕痒,现在是霍迟,或许苏瑾的身体的确是不怕。 但是只要他想到自己和乔荞的关系,乔荞无论摸到哪里,苏瑾都会觉得非常的不自在。 桑母进来时看到乔荞在和苏瑾闹,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走进来去端放在上面的牛奶,边走便吐槽:“你...

  • 。 陆琛在楼下等。 我上楼去接黄仔。 那段时间我很消极,正常吃饭入睡都困难,所以连照顾黄仔也没耐心。 但它好像从来不在乎。 我每天用钥匙打开门,黄仔就已经乖乖蹲坐在门口。 有时候翻着肚皮撒娇,旁边还放着它最喜欢的小黄鸭玩具。 47 我拿牵引绳的时候,黄仔特别高兴,还以为我要带它出去遛弯儿。 蹲下身给它套好绳子后,我已经绷不住了。 黄仔舔了舔我的脸,它安静了下来。 然后坐着,用黑葡萄一样的圆眼睛看着我,怎么也不肯再动。 就好像已经发现我想把它带给陆琛的事。 我扯它的绳子,它犟着脖子怎么...

  • 两份午餐,她的是四荤四素汤汤水水开胃菜饭后甜品一样不少,摆了满满一桌子,邵庭陌那份,一杯冰美式加一个鸡蛋三明治。 “这是陌少要的衣服。”亲自送餐的经理把几个大袋子放到沙发上。 “他吃得太简单了,给他加点牛肉。”从一个医生的角度,沈然认为邵庭陌现在需要营养。 经理笑了笑:“太太,陌少这份三明治,也不是很简单。” 邵庭陌很久没来这家酒店吃饭了,经理担心是不是之前哪里做得不够好,他决定向沈然表达他们的诚心。 “陌少的三明治,面包片只能用精纯的小麦粉跟蛋白,他不喜欢蛋黄和面粉混合...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