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文章

  • 年末岁尾,我挣扎在加班加点工作氛围中,母亲的电话就来了,家里准备杀年猪,要我们姐弟定个日子,一家人热热闹闹聚在一起吃几顿团圆饭。我趁着半日闲乘车回了趟老家,远远地就发现老屋上空袅着洁白的炊烟,母亲站在门口等我。大铁锅炖着大骨鸡野蘑菇和粉丝,...

  • 内容来源:图文综合自网络1小时候,家里生活困难,能填饱肚子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母亲做饭的手艺在村里是有口皆碑,同样的黑面,母亲在发好的面里加上两个鸡蛋,再撒点葱花和芝麻,烙出来的饼立刻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同样是面条,母亲擀出来的面薄如纸...

  • 2018年11月15日早上8点,我在首都机场的候机楼等待出发,就在这个时候,接到了姐姐的电话,7∶15,妈妈走了 。一下子,我仿佛回到了13年前,2005年2月3日那个冬日寒冷的下午,也是在工作中接到姐姐的电话,说爸爸快走了 。但至少,那一...

  • 内容来源:图文综合自网络1江米芬是个女人,命运不如名字那么写意。她的童年并不快乐,父亲喜欢酗酒,喝醉了就打母亲。母亲素来神志不清,无法讨他欢心。几乎每次挨了打,母亲就在凌晨悄悄离家出走。起床看不到母亲,江米芬心里就空了,她会挨家挨户去问,在...

  • 母亲弯腰

    2020-08-22

    我看到母亲在一里之外弯腰,她在捡拾农人秋收时遗落的麦穗;我看到母亲在十里之外弯腰,她在向上苍祈祷,可以有更多的恩赐落到我们身上;我看到母亲在千里之外弯腰,她在向岁月妥协,她在把自己交出去,她在慢慢变成句号……母亲用弯曲的腰身,换来了我们的笔...

  • 农历大年初七,夜深了,小雨不止,阳台上的花倒是开出了几朵,不知道从何处传来一阵男子的哭喊声:“妈妈,妈妈!”我隔着窗子向外看,四处都黑黢黢的,终究一无所见——这是武汉因为疫情而封城的第八天,我早已足不出户,所以,我注定了只能听见哭声,却看不...

  • 我小时候,不怎么看得起我的母亲。她的漂亮,我当年没有察觉;她的贤惠,更没有体会。我只觉得她太糊涂,甚至可以说是愚蠢。再就是,嘴太笨。晚年她得了失语症,我一面心疼,一面又想,若她像我这样伶牙俐齿,虚说白道,什么病都可以得,也不会得这么个病。我...

  • 有一段时间,母亲搬来和我们同住。一天晨起刷牙,我发现洗漱间的台面上同时放着3管已经开封的牙膏,一管果香型的,一管薄荷型的,一管中药型的。平时我也会多买几种口味的牙膏,可用法是一管彻底用完才开封第二管。两个孩子一见有这么多牙膏可选,高兴坏了,...

  • 我父亲结过三次婚。我的生母姓杨。我不知道她的学名。杨家不论男女都是排行的。我母亲那一辈“遵”字排行,我母亲应该叫杨遵什么。前年我写信问我的姐姐,我们的母亲叫什么。姐姐回信说:叫“强四”。我觉得很奇怪,怎么叫这么个名呢?是小名么?也不大像。我...

  • 母亲,也就是妈妈,她,已然身在天国。而我的记忆里,她就是一个本分的农家女人,每天勤勤恳恳地工作,养活三个儿女,这是她一生最大的功绩。 平常的时光,她不是一个感情丰富细腻的女人,和父母、子女,乃至丈夫,都没有什么交流,达不到所谓的相夫教子。...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