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文章

  • 我出生那年,父亲42岁。那段时间父亲正被病痛折磨得死去活来,听到我出生的消息,父亲并没有表现出“老来得子”的喜悦,只是淡淡地摆摆手,便又把身子缩回了被窝,脸上的表情和母亲从隔壁家抱来一只猫那样平静,甚至是漠然。当然,这些是给母亲接生的李婶告...

  • 我年幼的时候,坐在父亲的膝盖上听他一回一回地讲述《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之类的古典小说。读到这些“往事追忆录”的人,也常如我所预见地赞叹我“颇有家学”。可是我一直遗漏了那段“幼承庭训”的日子里,某个小小的、原本看起来并不重要的细节。...

  • “父亲给我的三封信”早已不存在了,可是在我的记忆中它们是永远存在的。1943年夏,我由昆明去重庆南开中学读书,1945年1月我又回到昆明,这中间大约有一年半的时间我没有和父亲生活在一起,就是在这一年半中,父亲给我写了三封信,只有三封。在谈这...

  • 父亲在我上初中之前不会做饭,母亲有几次在我和妹妹面前取笑他,说你父亲刷完锅后问刷锅水往哪里倒,我们听后心想当时父亲真是养尊处优啊。1997年春,父母把家从农村搬到了城里,到今年刚好20年。进了城的父亲也同时进了厨房,帮助母亲料理厨房的一切,...

  • 母亲偏瘫那年,父亲整60岁,满头黑发,仍然那么英俊潇洒。我们记忆里,好像从来没有什么事能难住他。他就是那棵参天大树,无惧风霜。父亲拒绝和我们进城,他说:“我就是一棵树,离开地就没处扎根。何况,你娘看病吃药的钱,还要在地里刨呢!”那时,弟弟漂...

  • 父亲六十岁那年小脑萎缩,行动迟缓,健忘,语言也有了障碍,特别容易悲喜。母亲说,父亲已经无法用话语表达心中所想,就哭和笑还能受自己控制。那些无法说出的话,最后都演变成这两种情绪。父亲喊家里孩子的名字,总是张冠李戴,喊几次也喊不对,我替他说出来...

  • 最近《庆余年》大热播,吸引观众的不只是精彩的剧情,还有性格各异并且长相俊美的各位主演。张若昀扮演的范闲既有凛然的少年意气,又不乏幽默诙谐,看似大大咧咧实则喜怒不形于色。知乎上曾有人提问道:张若昀是个怎样的人?其中点赞人数最多的回答是:“他是...

  • 父亲的树

    2020-03-17

    过去乡下人记生日多为农历日期,我出生于正月二十六,对应那年公历3月12日。这个日子现在成了全民植树日。今年生日那天中午,我在老家陪父亲喝酒,还聊到了植树。母亲端菜上桌,站在一旁笑话父亲说:“你还好意思谈种树,看你种了一辈子的树,又才留下几棵...

  • 我的父亲曾是个典型的“家庭独裁者”,母亲眼中的“暴君”。为了孤立父亲,已近古稀的母亲,仍常向我们检举父亲年青时的“罪状”,说我们四个都是她一手带大的,父亲没抱过我们中的任何一个。面对母亲的“揭发”,父亲总抱着不与女人一般见识的态度,不置可否...

  • 前几天,我和妻子回家乡小镇去看望父母亲。父亲已上菜市场买回了一大包肉鱼蔬菜,在厨房里忙乎开了。有好几次,我和妻子都劝说他们,不要买这么多菜,他们嘴里答应,但只要我们兄妹几个回去,他们还是乐此不疲的要准备一大桌丰盛的菜肴。我也不再劝说了,相反...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