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文章

  • 08年,我六十周岁,到了服役最高年限,我退出了现役。(是在武警医学院政治部政治教研室副教授的岗位上退下来的)退下来后的第一站,是到北京一个后勤直属单位帮助工作。也是文字工作。没有多长时间,我就不再去了,因为那个单位在大兴,当时道路条件很差,...

  • 时间它总是在收走我们最偏爱的人:邓丽君、翁美玲、张国荣、梅艳芳、柯受良、陈逸飞……当我们开始习惯于告别的时候,忽然间惊觉,弹指瞬间,我们已经长大了。于是那些逝去人的绝响开始热卖传唱,恍然回到从前。那曾经轻狂年少的时代啊,藏着我们单纯的爱情和...

  • 在我家院子西边百米远处的道边南侧,是我们家的压麦场。那时我小,但我记得在那个场地牲口拉着石磙碾压麦子的情景。紧挨压麦场的东侧,有一个三角洼地,大哥小时候在那里种了几棵美国杨。其中一棵长的最为高大,后来被生产队刨掉,作了盖牛棚用的通梁。在压麦...

  • 母亲,也就是妈妈,她,已然身在天国。而我的记忆里,她就是一个本分的农家女人,每天勤勤恳恳地工作,养活三个儿女,这是她一生最大的功绩。 平常的时光,她不是一个感情丰富细腻的女人,和父母、子女,乃至丈夫,都没有什么交流,达不到所谓的相夫教子。...

  • 《黄长烨回忆录》是一本由黄长烨著作,华夏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56.00元,页数:2008-2,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黄长烨回忆录》精选点评:●里面说他的理论造诣的部分可以直接跳过去,剩下的是...

  • 城市无法安放灵魂。童年的乡村是我们心中渐行渐远的梦!像是一盏昏暗的灯光,摇曳在悠长悠长的记忆里,忽明忽暗,模糊而又熟悉,亲切却又陌生。槐花的香味混入了鸡蛋的浓郁,槐花爆鸡蛋,鲜香甜美,唇齿留香。杨树飞花确实讨人厌,飞花落尽,枝繁叶茂,带来如...

  • 小姨十四岁照看我,三年后回到乡下。因为习惯和依赖,很想念!爸妈就在每年的夏季送我到姥姥家小住。小姨那时候也就十七八岁,在我的记忆里,每天早晨醒来床上都不见她,已经做好一大家子人的早餐下地干活去了。等一家人吃完,就好像定了表铃似的很准点地扛着...

  • 那年小升初,没有作业的暑假,我们大院里三个同龄同班的女孩子每天都疯的不着边际。天黑是不敢出门的,厂里大人常聊天说:我们厂解放前是乱坟岗,只要是周日或停电的夜晚,生产区那边就不安宁。曾有一个大胆的叔叔,酒后跟人打赌半夜停电进去过,出来后任你咋...

  • 分享梅花六ClubSix的歌单: 《可世间巧合的船多到发狂少你我一趟丨梅花六》 http://music.163.com/playlist/2864300849/435151314/?userid=435151314 (复制到浏览器打开,或...

  • 《股票大作手回忆录》是一本由埃德温·勒菲弗著作,中华工商联合出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49.80,页数:2017-11,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股票大作手回忆录》精选点评:●投机高手●很多都看不懂,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