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汉语言文学散文 散文随笔 浏览散文内容

利刃

hanchuanzi 汉语言文学网 2019-09-29 09:13:42 25

  无论是人还是兽,愤怒或者想要震慑对手的时候,往往都会露出狰狞的模样,会觉得那个样子很可怕。是的,那种面目,无论是人或者兽,都挺可怕的,会让人不舒服,可是很少有人会考虑,在引起对手不适害怕的时候,也勾起了对方的战斗欲望,勾起对手的怒火和敌意。当然厉害的角色除外。那么到底是该怎么样击碎对方防线呢?不曾研究过,但今天发生了一件小事,有点意思。

  当今社会,各种乞讨者,无论在大城市还是小城市,形形色色,街头巷尾都可以看见他们的身影。尤其是人流量大的地方。至于沿街商铺,就更像是他们的取款机,或者他们更像房东,挨家挨户那么把手伸出去,要么可怜怜兮兮的一脸苦相博同情,要么活宝一样打着竹板说着聒噪的吉祥语,要么进店就长跪不起,强卖着一些东西,目的都是一样的,乞讨。对于这种人,特别的反感,年纪大的还好点,那种明明很年轻,却偏偏装聋作哑,打扮的脏兮兮的人,看见了真的很无语。

  午后闲暇的时候,正在浇花,一个颤巍巍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没有听清楚说的什么,转身看见一个年纪很大的爷爷,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胆怯的看着我。我心里一惊,不自觉皱了皱眉头,以为又是要钱的。他们这种人,曾经我觉得特别可怜,就给他们一些吃的东西,谁知道他们根本不要,看见吃得扭头就走。那个爷爷看见我皱眉,又说了一句“能不能给点吃的东西?”这一次我听清楚了,可是却愣住了,哪里有要吃的的乞讨者呢?那个爷爷以为我不答应,又小声的说“给点煎饼就可以”。煎饼是这个小城的特色吧,离家在外的人都会思念,可是这种东西很便宜,而且不适合年纪很大的人吃,因为太难嚼了,我尽管爱吃,可是每一次两边的腮都会痛,南方人根本吃不了,说像纸一样的东西。

  当听清楚那个爷爷说的什么以后,大脑就那么短路了一样,我没有煎饼啊,桌子上只有几袋阿胶和几块饼干,都给了那个爷爷,他小声的问是什么,我告诉了他,他小心翼翼的放进了提着的布袋子里,说着谢谢转身离开了,那颤巍巍的背影,仿佛一把利刃,不知道击碎了我心里的那个位置,难过的不知道怎么去平复复杂的心里。

  也许,能穿透最坚硬的盾牌的,不是利刃,是某些很柔软的东西。


本散文为汉语言文学网散文频道散文随笔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