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汉语心得记录文章 经典文章 浏览文章内容

云婵景辰泽小说(云婵景辰泽)最新章节阅读-最新热点小说云婵景辰泽

dong 汉语心得记录网 2023-11-20 22:21:35 21

那副嘴脸实在叫人恶心!

景辰泽懒得再和她多说,直接拽住她的手腕:“跟我去药灵宫!”

药灵宫!

云婵最熟悉也最恐惧的地方。

一百年前,在她和景辰泽定下婚约那日,云鸾情绪失控擅闯魔界,被救回来后仙魂受损,需以凤凰血饲魂。

自此,云鸾每进一次药灵宫,云婵便也要被带进药灵宫放血救人!

云婵下意识挣扎起来:“我也受了天池寒气,不能去放血!”

景辰泽却无视了她的反抗:“这是你欠云鸾的!”

看清他眼里的决绝与冷漠,云婵心如刀割。

她再也控制不住情绪,苍白的脸上一双眼通红:“我到底欠了她什么?!”

“婚约并非是我所决定的,当初更是她自己闯进魔窟!这一百多年,日日以我凤凰血饲养她的仙魂,仙君你告诉我,我到底还欠她什么……”

泪水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顺着脸颊流下,落在景辰泽紧拽着她的手背上,异常滚烫。

景辰泽身形一顿。

下一刻,却只是将她不由分说直接拉起,带去了药灵宫。

……

药灵宫。

云婵身体飘在上空,鲜红的凤凰血自她手腕处流出,在医仙的术法下涌入一旁昏睡的云鸾身上。

随着失血,云婵的意识逐渐变得混沌不轻,朦胧中,她看见医仙收了术法。

然而还不等她松口气,却听景辰泽冰冷至极的声音传来——

“鸾儿还没醒,继续。”

云婵景辰泽小说(云婵景辰泽)最新章节阅读-最新热点小说云婵景辰泽

一句话如天雷轰然打在云婵头顶。

就连一旁的医仙也有些不忍:“仙君,再继续下去,云婵仙子可能会修为大损……”

“无碍,能留命即可。”

景辰泽满不在乎的语气,如利刃般刺入云婵心口。

从来如此,前世今生,不说夫妻之情,他对她甚至丝毫没有怜悯之心……

术法凌厉落在云婵身上,血液汩汩流下。

似乎连同她的魂魄也要流淌而出。

云婵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

“救……”命。

她挣扎着发出虚弱的声音,却无人回应。

难道这世,她还未重新开始,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就在这时。

药灵宫大门被人猛地从外推开——

“住手!!”

======第2章======

这道声音响起的同时,云婵也彻底失去意识。

再度醒来,已是隔日。

“云婵,你醒了?”

身侧传来温润的询问声。

侧目望去,映入云婵眼帘的是司命星君白陌安。

“是你——”

认出人来,云婵下意识攥紧手,眼底满是惊恐。

眼前的司命星君,是她回到仙界后对她最好的人,是她曾经最信任的人,是她以为就算被三界厌弃也会站在她这边的人。

可最终,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是他泄露了自己在人间的位置,最后又亲手将自己投入鼎天丹炉!

那时她才知道,原来他也不知何时心悦云鸾,甚至甘愿为云鸾违背天规!

云婵过激的反应让白陌安一怔。

“云婵,怎么了?”他担心地问。

云婵听出他言语间真切的担心,心口猛然刺痛。

她忍不住哑声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连你都能那么残忍的对待我?

为什么你可以在给予我温暖后,又毫不犹豫地将我坠入寒冰地狱?!

“什么?”

白陌安没听懂,只是看着云婵眼底一瞬闪过的痛苦与绝望,心口竟莫名抽痛起来。

云婵回过神来,闭了闭眼,将种种情绪掩下。

再睁开眼,已然恢复平静:“没什么,我想再休息会儿,就不送星君了。”

白陌安张了张嘴,想问什么又不知该问什么。

沉默一瞬后,轻声开口:“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日后要多注意,万不能再这样放血了。”

闻言,云婵只觉口中苦涩无比。

这放血又何时能轮到她自己做主呢?

但她什么都不再多说,只‘嗯’了一声。

待白陌安离去。

屋内再度回归寂静。

云婵看向窗外,药灵宫仙云渺渺,药童们身影若隐若现。

此刻,景辰泽和她的父母应该都在守着云鸾。

所有人满心满眼只有云鸾。

无人会在意她的死活。

这就是云婵前世经历过的一切。

难道重来一世,她还要落得个投炉殒命的下场?

不……

不!

她绝不要再死一次!

想着,云婵撑起虚弱的身子,准备离开药灵宫。

然而此刻她灵力过弱,连基本的驾云都难以维持,只能一步一步朝着凌云殿走去。

却好巧不巧。

迎面便撞上了正带着云鸾出来散心的景辰泽。

跟在云婵面前的冷漠不同,此刻景辰泽眼底有无尽温柔。

见了云婵,云鸾当即拽着景辰泽的衣角,往他身后瑟缩躲着,颤着嗓子喊了一声:“姐姐……”

那胆小恐惧的模样,仿若云婵是什么毒蛇猛兽般可怕。

和私下里单独面对云婵时的嚣张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前世,云婵因为她这表里不一的样子,每每被惹得当场失态。

而现在再次见到这手‘绝活’,云婵却只觉满心荒唐和可笑。

荒唐于云鸾占尽宠爱,却还要用尽下作手段。

更可笑于自己捧出一颗真心,却抵不过云鸾矫揉造作的一滴泪。

云婵自嘲一笑,低下头想当作没看见这两人一般擦肩而过。

可她才走一步。

景辰泽眉头就已经拧起。

他冷冷睨着云婵,轻声安抚云鸾:“放心,有我在,她不敢再伤你。”

一句话,凝住云婵的脚步。

抬眼对上男人那满是防备的视线。

云婵的心口仿被针扎般泛起密密麻麻的痛楚。

她不禁想,分明自己已下定决心斩断对景辰泽的爱意,可为什么,此刻她还是会因他难过?被他的一句话刺得心痛?

原来要斩断情缘,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但无妨,她总会忘却的。

云婵压下心中痛楚,目光落在了云鸾紧拽着景辰泽的衣角上。

她眼中泛起讥诮,语气却平静:“仙君说得对,我何止不敢再伤她,甚至不敢像她一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和姐夫拉拉扯扯!”

======第3章======

一语出,对面两人都愣了。

云鸾当即缩回手,咬唇辩解:“姐姐说得什么话,我把仙君当亲哥哥,自小亲密惯了罢了,姐姐怎可用那龌龊心思揣测于我们……”

说着,她竟是双眼泛起了泪光!看起来好不可怜!

云婵看着,只觉叹为观止。

这说哭就哭的本事,让自己学一百年只怕都学不会。

“亲哥哥?”

云婵喟叹一声,看向景辰泽,似讥讽似自嘲:“仙君,您怎么看?您也是只把云鸾仙子当成亲妹妹么?”

景辰泽看着云婵,却没有生气,眼中满是打量。

人,还是以往那个人。

可气质却和往常那个总是装出一副温良恭俭模样的女子,判若两人!

景辰泽眯了眯眼,收回视线漠然开口:“云鸾很好,倒是你,目的达成就装不下去了?”

云婵心一颤。

她看进景辰泽厌恶的眼神,又看清云鸾眼底的得意。

有些难过更多却是悲哀。

不过是又一次认清景辰泽偏爱罢了!

“不装了。”

沉默一瞬,云婵扯起嘴角笑道:“仙君,您尽可以厌弃我,这也改变不了我是您明媒正娶进天宫的仙侣这个事实!”

说完,她径直与两人擦肩走过!

……

云婵靠一双腿,直到傍晚才走回凌云殿。

宫殿里的喜色刺痛着云婵的双目。

在大婚前,她还期盼着婚后的美满幸福

如今,她却明白一切都只是她的妄想罢了!

云婵用尽仅剩的灵力,挥手将殿中的喜色消退,身形踉跄了几步。

嘴里涌出一股血腥味,被她死死咽下。

殿内重归一片肃白,云婵从凤凰族带来的嫁妆箱就显得无比刺目。

云婵走近,掀开嫁妆箱,眸色一滞。

箱内皆是最普通低阶的灵石,连凤凰族上好仙草都无一株。

她曾听说,她的父母——凤王凰母早早便给云鸾备好了嫁妆。

尽是东海鲛珠、南极雪魄草这等稀世珍宝,足足堆积了好几个库房。

对比自己此刻敷衍至极的嫁妆,云婵自嘲一笑


本文章为汉语心得记录网文章频道经典文章提供,版权归原作者do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