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汉语言文学日志 心情日志 浏览日志内容

认识苗女,我险些中了情蛊。

hanchuanzi 汉语言文学网 2020-11-21 10:42:33 2

认识苗女,我险些中了情蛊。

云贵的十万大山里,拥有着为数不少的苗族,自古流传就传承着情蛊的流传。

包括我小时候随师修行之时,师傅也给我讲过许多练蛊的方法,不过我们是道教传承,对于蛊毒一道不是专精,师傅主要给我讲的和教过我的,主要是药蛊和鬼蛊阴蛊一类。

而对于那些更神秘的情蛊、控制心性的心蛊、性蛊,我是没咋呢么接触学习过的。

直到我成年参加工作后,一次在偏远地方修路,在项目部工作的时候,才真正见识了情蛊,而且就连我自己,也险些被人下了情蛊而无法自拔,险些再也走不出大山。

那一次,我参加的公路项目是要经过一个古老苗寨的边缘。

为了施工和项目的方便,项目部就设置在了苗寨里。

大家都知道,做工程的男人是最辛苦,在遥远的大山里修路,那是更加辛苦的。

就是人们经常说的,那种山咔咔里,基本都是一群光棍的男人。

同事们都是男人,所以,日常的项目工作之余,下班之后,我们这些年轻的施工员技术员们,就会不时去项目部附近的村落里玩。

那些少数民族的村落,村人门是很好客的。

在那个年代,村落里的经济条件并不是太好,所以我们这些外地来的施工员技术员。都很受村落农人门的欢迎,他们都认为我们是拿高工资吃饭的文化人,有出息,有前途。

所以对于我们这一堆积的光棍男人,村里农人门但凡家里有姑娘的,都很欢迎我们去他们家里做客,还会专门把自家的没出门打工的女儿喊来陪着我们说话聊天。

目的就是为了,说不定能给他们自家的闺女攀上一门好亲事。

不过,说实在话,那时候我们好几个技术员施工员常去村落里有女儿的人家玩耍,可从来就没有看见过一个美丽的苗族姑娘的。

原因很简单,村落大山里不好讨生活,长得好看的苗家姑娘,都跑大城市里打工去了。

只有那些姿色平平的,似乎在大城市里也不好找工作打工,才继续留在自家村落里,帮我父母干农活。

可是这样姿色平平的姑娘,自然是我们这些见过外面花花世界的知识分子技术员施工员看不上的了。之所以还经常去那些姑娘家里玩,那也都是工作下班后实在太无聊了,总得找个地方消遣娱乐的缘故。

所以大部分时候,工作休闲之余,我们都去村落里各个姑娘家里玩。

对方都很好客,又是请我们喝酒,又是请我们吃山货野味。

当然,我们也时不时会给他们家里帮些忙,比如指挥挖机免费干活,帮农人家盖房子挖地基,或者发挥我们的技能,帮农家人接电线搞家里电路,或者帮农家人的孩子辅导个功课啥的。

总之,我们项目所在村落,村里人都是很喜欢和欢迎我们这些技术员施工员的。

但是要说农人家谁家的女儿真和我们年轻技术员恋爱好上了的,还真没有。

不过有个例外,当时我们一位同事,30岁的施工员,大张,倒是和村里一个20多岁的年轻寡妇擦出了火花,苗家寡妇年轻时老公去世的,也长的很好看,就被同事施工员大张给拿下了。

除了老张的这个例外,就是我那时候也成了另一个例外。

当时村里有户农家的女儿,叫骆文英,在城里读中专的。

假期就回家帮爸妈农忙干活,长得挺好看,也有文化,便成了我最感兴趣的对象。

但凡骆文英周末假期回家,我都喜欢跑去他家显摆自己的能力,帮着骆家干了许多私活,那时候还真是挺开心,骆文英似乎也很喜欢和我这个工程专业大学毕业的外来人聊天。

时常带我去她家的水塘里抓鱼,去她家房子的后山上拾蘑菇,或者叫上她父亲一起,去后山的树上火烧大黄蜂,捉黄蜂幼仔蜂蛹来油炸下酒。

那段时间,我算是度过了一段很美好的时光。

不过到了后来,因为我常去骆家去得多了,传得村子里的人都知道,我的行径传开了,有个村里的大叔,参与我们项目工程分包干活的大叔,有一天突然很认真的提醒我:“小秋啊,我可跟你说,骆家的女儿你可别打心思,不要老是去她家,当心他老妈给你下情蛊!”

“啊!情蛊,她老妈会这东西!……”我好奇当中有些惊讶。

“不知道会不会,反正村里人都这么传的。我也是以前听说的。你知道骆文英的他爹不,你别看他爹这么老老实实的,人家可是省城里来的,以前来我们这边搞地质测量的高级技术员,据说后来就是因为被骆家老妈下了情蛊给迷住了。骆家老爹才当了上门女婿一辈子就窝在了这个穷山沟里。”

“他可是十多二十年前省城里的高级技术工啊!是工人,家里条件也很好,你说,能为了一个女人就一辈子在穷山沟里窝着的吗?那都是中了情蛊的缘故。你看现在骆家老爹似乎老老实实有些傻傻的脑子不灵光,那也是中了情蛊后的反应,整个人心和大脑都被迷惑了,不正常了,就好像被控制住了一样!”

大叔一席话,说得我冷汗都冒出来,还有些不信的给自己狡辩:“不可能吧!说不定是骆家老妈长的太漂亮,骆家老爹真爱对方,才主动留下来农村的呢?”

“拉到吧!好看个屁,我从小就在这个村里长大的,还不知道吗?她当时是都已经快30了还没嫁出去,还很清高,专门要挑选好的男人才嫁,这不,骆家老爹出现后,就被她下情蛊给迷住了,20多的年轻小伙子骆勘探员当了她家上门女婿…………”

“这么离谱!…………”那时我深深的陷入了沉思,一直在怀疑我是不是被也被下了情蛊,怎么最近老是心里会想那个骆文英。

脑海里仔细的回想,然后对比分析我自己到底是因为对方的美貌而迷恋对方。

还是因为所谓“被情蛊迷惑的原因”而迷恋对方。

最终连我自己也没搞清楚,但因为有了这位大叔的好心提醒。

自那之后,我就留了一个心眼,尽量控制自己想去骆家找骆文英的想法。

同时,若是实在避不开去了她家,我就仔细留心骆家老妈是否会下蛊一类的蛛丝马迹。

我好歹也是从小跟师傅学过道术法术的,对这些玄学灵异蛊毒的东西比较了解,如果骆家老妈真的是蛊婆,我只要仔细观察,一定能发现作为证据的迹象。

没想到,最后还真被我发现了骆家老妈是蛊婆的迹象。

有一天我发现了她家屋后的偏房里有个供奉的神坛,神坛上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瓶子罐子,供奉着一尊十分古怪的神象,似乎是少数民族的装扮,有一个很奇怪的面具,根本不像是正统的供奉神灵。

见此情况,当时我吃了一惊,有些被吓到了。

向后退了几步才拿住身形站住,耐不住好奇心,再次又向前去看,靠近神坛去看那些瓶瓶罐罐里面,想看看里面是否真有蛊虫一类。如果里面真的有蛊虫一类,那骆家老妈是蛊婆的事实就不容置疑了。

如果里面没有蛊虫,那或许这个神坛只是普通的少数民族供奉,倒也不奇怪。

当我靠近神坛的时候,正打开手机电筒照着光查看瓶瓶罐罐里有没有东西时,忽然只觉眼前一点黑影晃过,顿时就觉有什么东西落在了我的头发上。

紧跟着,脖子上似乎也被落了什么东西。

我吓了一跳,手机都摔飞了,急忙伸手一拍脖子上,如同拍蚊子一般的猛拍,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甚至我还感觉到了脖子上被落在的东西盯了一口,疼!……

不过我的大力拍打之下,那个叮我的东西被我拍死了。

把手掌翻开一看,我操,是个小拇指那么大的蜘蛛!花花绿绿的!……

花绿蜘蛛!……

刚才掉脖子上叮咬我的就是这东西,它的尸体已经被拍死在我的掌心。

我只觉恶心的赶紧弹走,急忙跨步冲出了这个屋子!

而刚才被叮咬过的脖子上,还在疼,我伸手一摸,操,肿起来一大块。妈的,这蜘蛛绝对有毒那种!吓得我赶紧想跑回去项目部里找药箱拿药擦!

可是,跑出来几步才想起,刚才自己的手机落里面去了。

于是又转身走回,去寻手机!

手机的电筒功能电筒光还亮着,就摔落在神坛桌脚边的地面上。

亮光向上,照亮着有些灰暗的摆放神坛的屋里!……

我立时看清了整个神坛的屋顶上垂落着许多蜘蛛丝,每一条丝上都有一只大蜘蛛!…

正在随着微微的风晃动!……

可怕、诡异、惊恐!

实在是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现在算是确定了骆家老妈是蛊婆的事实,否则怎么可能摆放神坛的房间顶上有这么多蜘蛛。要知道一般有香火供奉的神坛,因为经常烧香烧纸的缘故,是不可能有这么多蜘蛛的!……

现在的情况实在是恐惧诡异,让人汗毛直立。

但是我的手机还得要啊!几千块买的,我们做工程技术员的挣的都是辛苦钱。

我只好弓的身,猫着腰,再次跨步进去,伸手摸到我的手机后,急忙一转身向外冲,逃了开去。我从小是跟随师傅学过形意拳的,算是体能不错,当时冲得挺快。

很快就远离了那间屋子!……

本来那天我是要在骆文英家吃饭的!现在的情况,我哪里还敢在她家吃饭。

急急忙忙火速的回了项目部,然后找药箱给自己的脖子上被叮咬的地方抹药。

我先用酒精消了毒,再抹药,不记得当时是抹的什么药了,反正看着说明书能用的我都用了。只记得我当时用酒精消毒的时候,辣得被叮咬的地方剧痛无比。

后来我就觉得头脑很昏沉,发晕,眼前有些发黑的感觉,犯困!

被叮咬的脖颈周围,身上跟起鸡皮疙瘩一样,风吹过皮肤也会觉得刺痒!……

“我不会就这么挂了吧!……”

我感觉很累很困,昏昏沉沉的趴床上就睡着了,沉睡过去。

不过临睡着前,我发挥了学过多年道术的本能。运雷气给自己画了一碗符水喝下,之后就真的沉沉的睡去,睡得人事不醒了。直到后来到了晚饭的饭点,有项目部的同事见我没去吃饭来叫我吃饭,我才醒过来!……

还好的是,我醒了以后,对镜子看看,摸摸脖颈上被叮咬过的地方,已经没事了。

除了还有小红点外,再无异常!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但是,对于骆文英一家的恨意,由此产生!

这时,在我的印象里,平时那个和我交谈甚欢,很聊得来的女孩骆文英,瞬间成为了我害怕的人。心里有很大的怒气,很想去找她把她按在地上质问。

这还导致了那天晚饭的时候,厨师准备的一盘大菜“油炸蜂蛹”我都一口没吃。

大家都知道,云南是很流行吃各种虫子的,什么油炸蚂蚱、虫子,都是美味佳肴。

可我当时才刚刚经历过那样的事情,那天当然吃不下“油炸蜂蛹”的大菜。

甚至看着都觉得难受!

所以当时吃饭的时候,我都没坐在桌边吃,自己夹了些菜放到饭碗里,跑去一边默默的吃!项目部的其他同事们却是一筷子一个“油炸蜂蛹”,一边喝酒一边吃,美味无比。

这个事件之后,我当然和骆文英闹得不开心了,再也没去过她家。

而且,我还计划了报仇。

打人是犯法的,我虽然没想着要去她家把人揪出来暴打一顿,但是,至少也要把骆家老妈的养蛊神坛给破掉,然后再布个聚阴阵招几个鬼去她家玩玩。

没想到的是,当我把这些报仇的事情计划和准备好,正准备要实施的时候。

头一天的下午,骆文英跑来我们项目部找我了。

还问我那天在她家为什么突然就离开了,都没和她们打个招呼。

“你还问我!谁叫你老妈下蛊害我的!我都看见了,你老妈在屋后的偏房里养蛊,原来村里的流传都是真的,你老妈就是个蛊婆!…是不是还想给我下什么情蛊心蛊,让我好乖乖的留在你家当上门女婿?给你家干一辈子的苦力活?……”我气汹汹立即对她骂起来!

没两句就把她骂得哭了,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掉。

“你乱讲,我妈才不会这样做!我……我……我是真的觉得你人好,……真的喜欢你!……”说完,骆文英忽然甩袖子抹着眼泪,转身跑开了。

后来我才觉得自己说话有些重了,其实仔细想想,确实我也没有什么中蛊的征兆,只是那天自己乱闯别人的神坛,被虫子叮咬了一下。

认真说起来,好像真的不关人家的事情。

但是,我那时候年轻气盛,既然闹翻了就闹翻了呗!

反正我虽然对骆文英有些好感,可还没到非恋爱不可,非娶她不行的地步。

只是这次的争吵之后,我有些心虚,觉得似乎伤害了人家女孩子,便取消了要布阵引鬼报复她家的想法,断绝了这个计划。不过,要破她老妈的养蛊神坛的事情,我依旧还要去实施。

这样害人的养蛊神坛,如果不破掉,不知道以后还有多少人会遭殃。

于是在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明日当空的时候,趁着骆家人都去山地里干活没人在家的时候,我就带着破坛的物品和法器,去了骆家屋后的神坛处。

然后起诀施法,布阵聚阳,破了她那个养蛊神坛。

至于具体怎么操作和实施的,涉及到一些秘法机密,这里就不好直说了。

但是可以和大家透漏一点,比较重要的用到了一面小圆镜子和大半袋石灰粉。

小圆镜正反两面都画上符,然后悬在屋顶晒足七天的正午阳光,之后黑布遮盖,取雄鸡鸡冠血滴上。这样的至阳法器最能破那些阴邪神坛,把其埋入神坛的屋后,对准神坛位置照射的角度,一般49天左右就能化尽阴法神坛的邪气煞气阴气。

而石灰粉,就是对付蛇虫一类最好的东西。

我把石灰粉往那个神坛屋子的周围各洒一圈,再用些土灰盖上掩盖痕迹。

不消多久,石灰的燥阳之气扩散,就能叫她神坛内还有的那些虫子到处奔逃,要么死,要么逃,保证是短期内再也招不回来。

而且还有着我其他措施的处理和加持,可以说,骆家老妈的这个养蛊神坛算是破了。

除非以后她能找到我埋镜子的地方取出镜子破阵,否则她那地方,再也不能布置起那种养蛊神坛,我也算是给附件村民们除掉一害了。

不过,我是偷偷进行的,没人知道我干了什么,没人知道是我干的。

这事情也就这样告了一个段落!

不过后来的事情发展,却是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

当然这已经是另外一段故事了,下次再给大家讲讲吧。

有个小插曲就是,半个月后,骆文英有天晚上跑来项目部找我,把我叫了出去。主动给我道歉,和我承认她母亲会养蛊的事实!但她发誓保证,没有对我用过。

为了表示她的诚意,还趁我不注意的时候,亲了我的脸颊一下,然后跑了!

神霄派,灵异鬼话圈,秋玄道人。


本日志为汉语言文学网日志频道心情日志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