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汉语言文学文章 经典文章 浏览文章内容

Suddenly at His Residence经典读后感有感

hanchuanzi 汉语言文学网 2020-11-19 07:55:11 1

《Suddenly at His Residence》是一本由Christianna Brand著作,Bantam出版的Mass Market Paperback图书,本书定价:USD 3.50,页数:1988-02-01,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Suddenly at His Residence》读后感(一):作为读者来说这本书

《寓所之骤死》开篇就告知了读者,十人之中,二人会遇害,而一人是杀害两人的凶手。

两起案件,起初表面看来都是不可能的犯罪。

但是随着情节的深入,天鹅泊宅邸的理查德爵士一家提出各种假设,使得几乎每个人都有犯罪的可能性。

这些假设一个个抛出来,有些确实很有质量,让你感觉眼前一亮。假如是短篇的话,完全可以直接拿这个做解答了。有些是你自己也想得到的,当然可能是我本人比较聪明吧。(笑)

到最后还剩下两章的时候,我对于凶手是谁,毫无头绪,也没有去猜。

除了死掉的两个人,剩下的八个人里面起码有六个是重大嫌疑人。

在知道凶手是谁后,作案手法依然不明。

还是由考克瑞尔探长最后揭晓了答案。

本人比较纳闷的是,小说里一对堂兄妹陷入恋爱,但似乎他们肯定算直系亲属,不能结婚的啊。真奇怪……

至于布兰德的文风与叙事手法,本人存保留意见。

《Suddenly at His Residence》读后感(二):译后感言

阅读一本书,和翻译一本书真的是两码事。

作为读者,面对布兰德这样絮絮叨叨的作家,完全可以无视之,对话可以跳着读,实在看不明白,就直接略过。

可译者就非得把这块骨头给啃下来。

翻译的最初和最后,我对待翻译的态度也在发生变化。譬如“忠实”的原则。“忠实”是不是意味着译者要将小说里那些人物的那些个my dear ##, lovely ##, dear ##, sweet, Why(用作语气词)一一都保留下来?

是不是意味着要将作者非常喜欢用的分号(;)都保留下来?

还有那书目不少的破折号?

在看到豆瓣上一位资深的译者老师对于译文中的分号的看法后,我在后来的修改中将大部分分号都给删除了,将原本用分号构成的排比都变成一个个较短的句子。

一些太冗余的语气词也舍弃了,另外破折号进行了酌情的保留。

小说中有时会使用考克瑞尔的昵称,但我斟酌再多,最后全用了“考克瑞尔”。

译文的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都会有微小的差异。前面规规矩矩,后面就灵活了起来。

《Suddenly at His Residence》读后感(三):略有失望的精彩之作

一部频繁见于各大密室书单的作品,美版名字叫The Crooked Wreath,这部作品和Carr的The Crooked Hinge至少有2点是相似的,第一点是无足迹杀人,第二点嘛就是公平性问题。因此读完后不免有点失望,当然这是以Christianna Brand的作品应有的水准来评价的,因为这显然不是她最好的作品。

两起不可能犯罪,都是关于无足迹杀人,第一起处理的是有关沙地的足迹消失。第二起表现形式比较新,至少我以前没有见过(在这里就不提了,留给大家慢慢去体会吧)。解答极其简单,同时也比较老了,而且还略带点不公平(这点还是针对Brand而言,习惯了她毫不吝惜的公平给出线索的方式之后,就会对这种一闪而过的隐晦线索不免觉得有点不舒服了)。而且,两起无足迹杀人的解答,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因为作者根本就没有给出详细的解答,只给出了核心手法),本质上竟然是完全一样的,而也由于具体环境的不同,表现为截然不同的两种手法。不过作为无足迹杀人的诡计而言,到现在依然没有能让我满意的,这几天的阅读结果更是发现本来认为很好的《吸血之家》的那个雪地密室竟然在黄金时期就已经被用滥了,真是……唉!

另一点是关于plot的设计,这一点在Brand作品中的重要性甚至超过诡计。本作的plot设计,一如继往的复杂,伏笔,转折与意外性都安排的很好,凶手和动机都相当的简单,但却被作者用更明显的红鲱鱼给掩盖了。不过缺点也很明显,最大的缺点就是两起案件的关联性处理的不太好,因此看起来像是两个谜题而不是一个整体,虽然这和凶手的心态有关系,不过这种解释过于薄弱牵强了点,同时这种薄弱还导致了我对第二起案件的误判……不能不说是很大的失败。

人物形象塑造的很成功,家庭成员中每个都相当的个性鲜明,而且对这个家都有种病态的维护(无语ing)。凶手很可怜,真的很可怜,动机那块让我唏嘘不已,这样的例子,在现代社会太常见了,可以说是家庭的悲剧吧!

《Suddenly at His Residence》读后感(四):夏日午后的英式茶点——Christianna Brand的《寓所之骤死》(Suddenly At His Residence)(1947)

This was a cleverly thought-out plan.

一个深思熟虑的巧妙计划。

——Inspector Cockrill

夏日的阳光,玫瑰的花香,Heronsford怡人的乡村生活。老爵士Richard March的家庭看似恬静、和谐,却暗藏着危机。

一天傍晚,老爵士与家人争吵后,大发雷霆,信誓旦旦嚷着要更改遗嘱。当天晚上,他就在一间独立的寓所中骤然身亡。死因是毒杀,老人的遗嘱不翼而飞,而屋外铺满沙子的路面上没有任何行人的足迹。尽管如此,March家的好友Cockrill警官仍然断定凶手只能是老爵士家里九人中的一个,他们分别是:

Richard爵士的第二任妻子Bella;

Richard爵士与第一任妻子的三个孙子和孙女:Philip, Claire和Peta;

Richard爵士与Bella的外孙Edward;

hilip的妻子Ellen;

Richard爵士的律师Stephen Garde;

Richard爵士的园丁Brough和他的妻子。

这九个人各自有着不同的杀人动机,似乎也都有杀人的机会。Cockrill警官通过调查掌握了各式各样的线索,真伪难辨。关键时刻,又有人死在了诡异的寓所中,尸体周围的地上竟还是找不到足迹……

Christianna Brand的第四部小说发表于1947年。《绿色危机》的小说和电影双线告捷,获得成功后,Brand深受鼓舞,继续以Cockrill警官为侦探主人公,创作新的系列作品。从本书开始, Brand将题材从最为传统的英式推理,拓展到了新的领域。本书和下一部《耶洗别之死》(Death of Jezebel),都是在挑战不可能犯罪。

推理小说流派虽多,但在英语中却大致都统称为Mystery,其最初的基本形式是:开篇提出一个神秘的谜题(一般是有人神秘被杀,或者有东西神秘失踪),然后由充当侦探的角色出面,引导(可能正确,也可能错误)读者分析相关的线索,经过一番情节发展,侦探施展神通解决谜题,从而将故事推向高潮。换而言之,推理小说中的谜题必须有一定的解答难度,否则是不可能吸引挑剔的读者的。如何才能够提高谜题的难度,便成了推理小说家们毕生钻研的课题,其中一种极端,就是将解答的可能性设计得非常之多(例如每个人都可能是杀人凶手),让读者摸不清头脑,最终凭借真实解答的意外性取胜,这方面的一个代表就是Agatha Christie;而另一种极端,就是将谜题设计为违反常理的形式,让读者百思不得其解,最终通过合理的解释,使读者大为叹服,这种不可能犯罪题材的代表便是密室大师John Dickson Carr。

不可能犯罪的常见形式是密室谋杀,因为密室小说也几乎成为不可能犯罪的代名词,事实上不可能犯罪题材远不止密室一种。JDC的小说几乎对所有的不可能犯罪的形式都有所涉及,除了密室外,还包括完全开放环境下的谋杀、人物消失、尸体消失、足迹消失、指纹消失以及各类灵异现象;而密室本身,又包括完全密闭的密室,监视下的密室,半开放的密室等等。

既然JDC的小说已经将不可能犯罪的各种形式发挥到了极致,那么Brand的不可能犯罪小说又有什么独特的意义呢?在我看来,她的不可能犯罪小说是在尝试将我前面提到两种完全相反的极端形式,有机地结合到同一部作品当中。

《寓所之骤死》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一方面,小说的背景设定非常经典,一个几代同堂的大家庭,家庭成员之间具有各种复杂的恩怨利害关系,从而不可避免地牵扯到凶案当中,看上去谁都具备杀害死者的动机,是黄金时期红鲱鱼众多的典型布局,作者甚至在正文的前面就列出嫌疑犯和死者的完整名单,明确声明凶手就在其中(很有点Brand版“挑战读者”的味道)。另一方面,凶案本身的形式却是封闭环境下无足迹的谋杀案,典型的不可能犯罪,而且连续出现了两个,看起来谁都不可能达到作案的目的。简而言之,这样的凶案就是“好像谁都有动机,又好像谁都没机会”。

两方面表面上的矛盾如果整合得当,谜题的难度就相当于增加了一倍,也就更加能吸引读者的好奇心。当然,既然读者解答谜题的难度增加了一倍,作者设计谜题的难度也同样增加了一倍,她不但要对不可能犯罪作出合理的解释,而且要通过这一合理的解释从众多的红鲱鱼中揪出真正的凶手。在本书中,Brand在前者的解释上尚有待改进(我认为还不够自然合理),而在后者方面的处理则要出色得多,因为从《绿色危机》中我们已能看得出来,她正是擅长这类局面的高手。

本书其实可以也归类为乡村家庭推理。小说开头的家庭场面很容易让人联想到AC《葬礼之后》的开头,出场人物之间的亲情爱情友情以及敌对与仇恨,如同几条纠缠不清的麻绳,贯穿凶案始终,作者借着老爵士之死的案件,仿佛想映射出时代更替不可避免的家庭悲剧;此外,小说中还有许多描写Heronsford乡村美景的精彩段落。所以说,繁复的谜题之外,小说的另两大看点,就是人物与风景。

这样一部融紧张与舒适、情感与理性于一体的小说,最适宜找个夏日的午后,坐在阳台上,沏一壶茶,细细品读。


本文章为汉语言文学网文章频道经典文章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