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汉语言文学文章 经典文章 浏览文章内容

《重走来时路》影评精选

hanchuanzi 汉语言文学网 2020-10-17 10:25:50 1

《重走来时路》是一部由陈 橙执导,张国勤主演的一部纪录片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影评,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重走来时路》精选点评:

●“其实我理解这些年轻人,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长征,他们应该知道。”19年11月3日星期天,爸妈都在,窝在沙发上看了央视9套的纪录片。

●在朋友家看的CCTV9,无意间看的这一部纪录片。为张国勤的这种精神所感动,城市的变化让许多面貌已经全非,但继续向前的精神永远存在。#看哭我的纪录片#

●听到宁夏深感亲切。回忆总是弥足珍贵的。

●继续往前,继续往前......

●橙子加油

感人,朴实!几度落泪!

●很喜欢这样朴实真实的纪录片,很多地方令我感动,当他们分别时说到:“以后我们可能不能再见面,你一定要注意身体”时我心理一阵悲伤,黯然泪下。友谊天长地久,但肉体的分离也会永驻思念与感恩

●一条辛酸路

●从纪录片的角度讲拍得规范标准,从内容讲真情实感不造作,从文案讲不煽情不矫情

《重走来时路》影评(一):不是说他对我不热情,是生活对他的折磨留下的痕迹

2019年的最后一天,看完最后一集,感触颇多,纪录片比较冷僻,无人分享,故注册账号,写下豆瓣第一个剧评。

主人公张国勤,四十年前靠读书走出农门,进入市文化馆工作,自觉脱离原有阶级,料想能干一番事业,无奈蹉跎二十余年,埋首案牍,碌碌终日。年过四十,痛下决心,单人独骑重走长征路,其中家人朋友的劝阻,路程之中的艰辛不必多提,作为二十年后的看客,衷心为这个大叔能完成能铭记一生的事迹感到高兴,虽相差四十余岁,但年轻的心都有一样的期盼,不知何时能循前人脚步,找到属于我的能自豪一生的事业,能在老来讲给后辈,亦不乏骄傲的事迹。

这部纪录片缘起于张国勤计划在2019年沿着当年的线路重走一遍的想法。第一个目的地,湖南郴州热水镇,寻访当年此地招待过他的朋友张顺友,因为时隔多年加之音讯断绝,经过一番周折,最终还是见到了这位朋友,相聚一番,离别当晚,主人公想起这位朋友,岁月流转,人生几经迭变,时间没能将这份情谊愈酿愈稠,反添一份疏远,相聚时可能不如未见时的想象。

有幸的是主人公历经世事,如今心境豁达,能体谅他的朋友,能理解生活的不易,看着也曾心怀理想,热爱摄影,对远道而来的陌生朋友一片赤诚的青年张顺友,如今热情渐消,说起生活,眼眶发红。纪录片没有揭过,张国勤没有掩饰,这就是我认为这个纪录片最有价值的地方,你可知道多少无趣油腻的中年人,也曾是少年,同样有一份纯真,只是有的保留着,有的被时间冲刷。尊重自己,尊重他人,尊重他人的选择,尊重他人的生活。

文浅意薄,难以尽诉,希望我能有张先生一样的勇气,一样的豁然心境。

http://tv.cctv.com/2019/11/02/VIDEawpnPARWIQdt0ab2MB7U191102.shtml

《重走来时路》影评(二):《重走来时路》:用初心诠释长征精神,借影像见证沧海桑田

二万五千里长征是整个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壮举,是一座需要中国人民永远铭记的历史丰碑,更是值得子孙后代代代传承的精神财富。然而,岁月更替,斗转星移,今天的我们又该如何践行这种文化信仰?该如何传承这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重走来时路》用一个对普通人不普通故事的生动刻画给出了这些问题的答案。

《重走来时路》由宁夏回族自治区广播电视局、宁夏广电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北京伯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合拍摄制作,是一部记录普通文化工作者张国勤两次重走长征路故事的纪实影片。影片用纯纪实手法,以张国勤的46盘录像带和5400张照片为引子,以其第二次的长征旅途为线索,用丰富的影像支撑起多维的叙述,展现过去和现在、历史与现实的对照。

重走来时路途,借影像穿越历史与当下

2000年,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六盘山文化馆工作的张国勤,在长征精神的指引下,用整整一年的时间,沿着红军的长征路骑行跋涉。

2019年,张国勤怀着对19年前那段旅途、那些人的想念和惦记,再次上路。《重走来时路》全程记录下了这段非比寻常的旅程,用张国勤的眼睛去重新看待这条变化中的道路,沿今日的道路寻找昨日的记忆。

在湖南郴州热水镇,张国勤的电脑中播放着对这里曾经破败干枯的河床之记录,然而十余年间祖国飞速进步变迁,如今这里已沿河建起白墙灰瓦的楼宇,自然风光和人文建筑交相辉映,“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愿景逐步化为生动现实,并被纪录片一一捕捉。

在江西信丰县,张国勤希望找到当年在他骑着摩托车摔下山崖后救他于危困的“救命恩人”,由于当年的通讯不发达,相片也像素低下,张国勤只能凭着泛黄的老照片和模糊的记忆挨家挨户地寻找,而他与恩人相会后的拥抱与握手,却穿越时间,蓬勃出能够温暖过去与现在的力量。

在四川松潘县毛儿盖乡,张国勤再次来到中国工农红军曾召开政治局会议的索花寺,会议遗址已经修缮得更为大气漂亮,但张国勤还一如当年,能够流利讲出举办政治会议的是哪个经堂,红军留下的欠条木牌蕴涵了什么故事,红军的住宅方位又在哪里,也能够脱口而出曾经带他参观遗址的住持师傅名叫“窝热”。

岁月让他年龄渐长,皱纹渐生,可是对革命英雄的敬畏和对长征故事的记忆却打败了匆匆时光,在他的精神世界里长久贮存,亘古不变。

纪录片通过当年影像与现在风景的剪接对比,通过张国勤对所闻所见所想的一一描绘,展现出了祖国这近20年的蓬勃发展面貌。在刻画张国勤重走来时路的过程中,纪录片也穿越了历史和当下,带观众重走了过往的长征之路、自己的来时之路和祖国的发展之路。

怀抱长征精神,用初心连接个体和国家

在过去的长征路上,长征精神是不怕牺牲的英勇,是坚忍不拔的毅力,是殊死搏斗的正义,是严守纪律的恪守,是同舟共济的情谊,是自强不息的拼搏。然而,对于今时今日的现代人来说,长征精神又是什么?又该如何践行?这部纪录片中的张国勤用行动交出了答卷。

当张国勤准备第一次走上长征路时,受到家人和朋友的不理解甚至反对,他于是选择自掏腰包,毅然孤独上路。

时隔十九年,在第二次的旅途中,他辗转飞机、火车、汽车、摩托多个交通工具,只为找到在他当年深陷身体和精神的低谷时,给他支持和帮助的朋友,对他们亲自道声“感谢”。

他60岁的老人,顶着高血压在漫天风雪中一步步踏上雪山,只为看一眼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烈士墓,亲自向英雄们表达心中敬意;他在回到家中后,教育孙子要珍惜当下生活,不可总是懒散倦怠,也在机场看到狂热追星的粉丝们,希望这些年轻人能够回过头来重温祖国的历史,去脚踏实地找寻自己的人生价值。

正如主人公所感叹,“跌倒了,爬起来,路再难,走过去”“经受了这样的磨砺,一辈子都会受到激励和启迪”,这位普通的当代市民,在向观众传递着他对长征精神的体悟,也在用自己的行动铸就着不普通的精神信仰。

《重走来时路》没有深描红军长征路上的艰苦与宏伟,而是选择以小切口关照大时代,借个人故事折射民族信仰,用张国勤的初心连接起个体和国家。在这样朴素却生动地娓娓道来中,长征精神从历史画卷里走出,变得触摸可感,变得亲切动人,更如春风化雨般浸润人心,具有了切实可行的传承之法和践行之策。

通过对张国勤两次“重走长征路”故事的细致描摹,《重走来时路》讲述了关于一个人、一条路的故事,但是它却并未滞留在此,而是进一步开阔眼光,扩展格局,去勾勒出关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故事。

它回首过去,带我们追忆中华民族走过的艰难岁月,探寻今日和平幸福生活的历史根基,见证伟大祖国的进步变迁;它也立足现在,鼓励我们要以赤诚之心对朋友,珍重之意对生活,坚毅之魄对苦难,不苟之念对梦想,敬畏之态对先烈;它更瞻望未来,挖掘出长征精神中最值得传承的地方,让这样一种宝贵的精神能照亮中华民族的茫茫前路,能在任何一个时代都焕发勃勃光彩。这是《重走来时路》的成功之处,也是一部优秀纪录片的责任与担当!

《重走来时路》影评(三):《重走来时路》:一次纯纪实影像的魅力挥洒

通过普通人脚下的“长征路”回应长征精神内核,纪录片《重走来时路》提炼真实细节,将画面美、人物美上升到意境美,为观众提供情感投射的空间。

作者:赵捷 作者系中央新影集团副总裁、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纪录片工作委员会秘书长

“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这首七律《长征》今天读来依旧荡气回肠。80多年前的那场征途,跨越二万五千里的距离把革命的火种播撒到每一处角落,被誉为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迹。今天,长征已成为可歌可泣的辉煌过往,更是中华民族百折不挠、自强不息的精神品格的最高表现。

时过境迁, 对于现代人来说,长征精神究竟意味着什么?由宁夏回族自治区广播电视局、宁夏广电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北京伯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合拍摄制作的纪录片《重走来时路》则试图通过普通人脚下的“长征路”对这一问题做出回应。

在上下两集共100分钟的影像里,镜头记录了普通文化工作者张国勤两次重走长征路的点滴细节,在19年的今昔对比中,复盘了一次现代人重走长征路的心路历程。该片已于11月1-2日在CCTV9播出;11月2-3日在优酷全网独播。

在历史与现实的辨证中咂摸“长征精神”

从《河西走廊》到《重生》,擅长历史题材一直是外界对伯璟的印象,像《重走来时路》这种聚焦现实生活中独特个体生命际遇的纯纪实作品,在其已有的创作序列中却为少见。

但历史也好、现实也罢,二者从来都不是二元对立的关系。相反,它们始终处于相互转换的辨证关系之中。在历史中关怀现实,在现实中回溯历史才是贯穿于伯璟一系列创作的关键线索。

2013年,中国向世界发出共同建设“一带一路”的倡议,挖掘古丝绸之路的历史文化宝藏显得迫切起来,这不仅因人文的感召,更有现实的需要。《河西走廊》就诞生在这样的大背景下。

在《河西走廊》中,文化的交流融合占据着很大的比重,全片在“河西走廊关乎国家经略”的主题明线下,始终贯穿着对中华文化和民族大一统认同的历史暗线。至此,河西走廊已不再是单纯地理意义上的战略要道,它还意味着中华文明的撒播与民族统一的认同,意味着不同文化间的交流碰撞与多元共生。

而这一次,伯璟在《重走来时路》中探索了另一种可能:从现实回溯历史。全片从跨越19年的两次出发开始,以张国勤的46盘录像带和5400张照片为引子,镜头跟随着他的新旅途,去发现中国社会19年间的发展变化。在纯粹纪实的影像里,平静淡然地展现着过去和现在、历史与现实的对照。

历史与现实从来就不是二选一,而是彼此守望、相互成全。一方面,在向历史深处探寻时,不忘“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的现实根基;另一方面,在从现实生活中记录美好时,明白“为有源头活水来”的道理,看到现实背后的历史厚度与人文温度。

纯粹纪实散发的魅力

纪实影像总蕴藏着一股暗流涌动的力量,能在朴实的记录中,引发澎湃的心绪。真实不等于平淡,出色的纯纪实影片能够从对真实细节的提炼中升华出象征、捶打出品格,由画面美、人物美上升到意境美,才能带给观众足够的情感投射空间。

《重走来时路》便是如此。

2000年5月14日,时任隆德县文化馆副馆长的张国勤,从银川光明广场出发,开始了为期一年的“重走长征路”的旅程。2019年春节过后,怀着对19年前那段旅途、那些人的想念和惦记,张国勤选择再次上路。

对张国勤来说,牵挂与怀念是他重新踏上旅途的最初动力。当年,因为通讯不发达,所有在路上认识的朋友都失去了联络,现在他一路上只能凭着模糊的记忆和当年的照片、录像边走边找。

行程开始,张国勤来到湖南热水镇和江西信丰县。热水镇有一位他的知己张顺友,共同的爱好和对长征的痴迷让当年的他们一见如故;信丰县则有一位在他深陷身体和精神低谷时,给他支持和帮助的朋友黄理鑑。在历经波折的寻找途中,张国勤也目睹了这些地方、这些人19年间沧海桑田般的巨变,回忆起自己当年走上长征路的初心。

下集里,张国勤来到了红军曾经过的西昌古城。在那里,他为女儿买了当年舍不得买的彝族头饰,弥补了当年的亲情遗憾。接着,他到了召开过毛儿盖会议的索花县,却与曾带他参观会议会址的窝热师傅错过。不仅如此,张国勤还得知索花县的另外几位朋友都已去世。带着新的遗憾,张国勤回到成都准备最后的雪山之行。儿子的意外到来让他很是感动,也坚定了他要再次上山的决心。

一路上,《重走来时路》随着张国勤的视角去回忆、去观察,没有什么空镜或旁白,只有在过往影像和现实际遇的对比中,如行云流水一般的娓娓道来。旧人故友的离去,熟悉风景的消逝,总让人有“物是人非事事休”的感怀;而对亲情遗憾的再弥补、对年少初心的再回归、对发展变化的再比对,又让“向阳花木易为春”的暖意涌上心间。

寻求突破才是应有“标签”

翻开伯璟以往的作品履历,能很清楚地看到一个标签——“擅长情景再现”,这在《河西走廊》时期便有所显现。

在《河西走廊》的10集篇幅里:张骞、堂邑父、汉武帝、霍去病、置啬夫、常惠、解忧公主、郭瑀、刘昞、鸠摩罗什、昙无曜、杨广、裴矩、李工、萨班、阔端、八思巴、林则徐、左宗棠……那些曾在历史上,发生过的人物和故事都被精细地还原,在沉浸式地观赏体验中,观众沿着河西走廊一路走走停停。

此后,一部讲述1921年建党到1949年建国之间历史的5集主题纪录片《重生》,采用全情景再现手法拍摄,选取143位和历史真实人物极其相似的演员,进行个人史化、全情景再现式解读。

其实,久远的历史往往只留下浩如烟海的文献记载与一件件陈列在玻璃展柜中的遗留文物。如果按照传统做法,强调对文物史料、历史遗迹和专家解读的呈现,在确保专业性的同时,也失掉了许多观赏性。

但在北京伯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东珅看来,纪录片好看是必须的,“它首先还是一个影视作品,就得有它的规律,必须用故事和画面吸引住人。正是在这种理念下,才有了那一幕幕充满历史质感和生命活力的情景还原”。

“我们不是一个只会拍‘情景再现’的公司。”寻求不同题材的合适表达形式,不断拓宽纪录片表现边界也是伯璟在创作实践中的准则。《河西走廊》之后,伯璟再度推出相近题材的作品《河西走廊之嘉峪关》,但二者在表现手法上却完全不同:《河西走廊之嘉峪关》“古代篇”沿用了情景再现的方式,还原了围绕嘉峪关城楼而发生过的曲折历史;“当代篇”则启用纯纪实的手法,拍摄几代嘉峪关人的实际生活,向更广阔的表达空间迈进。

而在纪录片《粤韵芬芳》中,节目借用传统戏曲的叙事风格,结合口述历史、纪实、电影等不同类型视听语言,表现手法更加多元。片中以第三视角客观真实地进行记录,镜头全部来源于对真实场景的捕捉。同时,抛弃了“同期声+解说词”的声音叙事方式,采用同期声,力求用真实语境引发观众共鸣,实现情感交融。

不被题材所困、不为手法所累、不拘泥于某一种或哪几种表方式,而是在不断寻求突破创新中追求内容与形式的最佳组合,这才应是纪录片创作团队应有的“标签”。


本文章为汉语言文学网文章频道经典文章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