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汉语言文学日志 心情随笔 浏览日志内容

清风寒露远,秋尽难作别

hanchuanzi 汉语言文学网 2020-10-13 18:10:55 4

我实在无法与秋天作别。闲暇时翻看日历,惊觉寒露已过去几日了,站在窗前,看着落日。天早就短了几分,寒露过去,就是霜降,而后就立冬了。冬天来临,秋天远去。想着秋天的童话,想着秋色斑斓,想着秋天的落叶,想着一切有关秋的故事。

秋天,适时忧伤,落日,渐次寒薄,寂静无声里,透着无边的苍凉。实在是落日潇潇下,秋尽草木凋。看着满世界的萧瑟,很是难过了。

窗外清风寒露,落日余晖渐末,瞬间幽静,寂寥起来。霜降碧天静,秋事促西风。寒声隐地,初听中夜入梧桐。

我是多么的爱着秋天。从年少时就爱。那秋风的清澈,吹过原野,就还原了色彩。所有的草木,寻找着自己的原乡。每一株植物,都在秋风里瑟瑟,仿佛吟唱着“归去来兮”的离歌。

悲寂,又豪情。

草木终有一秋,将结出属于村庄的,旷野的,本性的果实。那些浑圆,通润的样子,分明承载着裂帛后的涅槃。我对草木,总有依恋之情。哪一株草木,不在自己的世界里独活。我总是佩服挺立在山坡上的狗尾巴草。

狗尾巴草,从不与其他草木计较,也不会开出艳丽的花朵。它只安之一隅,独自经历风雨,孤芳自赏。它也在风中低头,亦在雨中呻吟,当季节的轮回之境铺展,它就会随遇而安,完成自己的使命,安静地皈依云水。

时光啊,怎么也不会放不过世间万物,没有人,包括草木,能逃的过季节与生命之手。枯与生,明明灭灭,本是自然轮回,却始终无法让人释怀。

清风吹,寒露过,秋尽薄凉意,我怎么也不忍心和一季秋作别。


本日志为汉语言文学网日志频道心情随笔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