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汉语言文学文章 情感文章 浏览文章内容

20岁后,这样的感情才会是你最需要的

hanchuanzi 汉语言文学网 2020-10-10 07:44:50 3

以前听身边的朋友讲过自己刚刚毕业的租房生活——

「突然就变穷了。相应地,突然变得对钱斤斤计较起来」。

朋友租到的房子离公司五分钟路程,“舒了一口气,这样可以省下好多路费”。她开始密切留意快消品牌的打折款,而以前嫌它们摆得乱七八糟,从来懒得挑。还有一件事,有一天她出门在附近吃晚饭,吃完随便走了走,回家过后发现卫生间的灯忘了关。

朋友说:“两小时的电费!我太心疼了!”

但当时听到这件事的我,刚得知自己考上了研究生,马上是等着开启人生新阶段的悠长假期,实在不懂什么是烦恼。

谈话的时候,我跟朋友之间隔着热辣的火锅,我兴致勃勃地夹菜,看它们迅速滚进红油里。嘴上,我应和得很随意,“哦哦,那是很心疼”。

实际上,没有往心里去。

后来想一想才反应过来,人生也太难了。得多难,才会在最容易大手大脚的年纪,开始心疼两小时的电费?

前几天看到一条微博评论说,自己开始租房生活了,才发现外卖不便宜,做菜的锅碗瓢盆不便宜,水电气也得省着用,原来最寻常的日子,也需要小心翼翼去过。

有句话好对,等你真的去过生活了,你才会懂,为什么最普通的生活,过着也是充满挑战的。

如今我也在外租房两年了,不再是刚考上研的21岁,我现在完全知道,为什么电费也是真的值得心疼的。我深刻地体会到,生活就是无孔不入地在支配着你,从一卷卫生纸的价格,到一次家具维修的头痛。

这两年,我的爱情观,也被这种琐碎的生活改写着。

我开始发现,只有在真的很闲散的时候,才会喜欢那种,半夜不睡觉然后出门见面或者亲密聊天的感情。我以前跟人打电话,1点聊到3点,觉得这种时刻才比较像人生——困一点无所谓,第二天又没有什么安排。

我那个时候觉得爱情需要是生活里的一个精美摆件。需要不同于「无聊」的日常,需要有意思。所以我沉迷于跟好看男孩相互折磨,前一天互道情话后一天冷嘲热讽,我喜欢人际关系的复杂,我还喜欢自己把恋爱谈得九曲十八弯。

我那时候没有办法想象怎么让爱情跟生活融为一体。怎么一起做饭,怎么一起换被子,怎么一起买衣架买地毯买各种各样的餐盘——这些太细小了,也注定没有什么情节,太朴实了,我受不了。

但我真的变了。

长大后的我,经历了数不清的事情,心绪迅速衰老,终于懂得了几年前所听到的那种「渺小的抵抗」。就像,有时候管理开支不一定能省下多少,但得管着,让自己有跟生活交战的胜利感。几小时的电费其实微不足道,但那盏灯适时熄灭再适时亮起,才能跟难以把握的、我们试图攥紧的人生秩序好像更贴合了一点。

我想,长大后的感情,就是需要强调这种细节上的合宜。

它需要跟生活融为一体,需要不刻意地制造浪漫但也能抚慰你,需要很得体,很轻松,在你忙的时候不会打扰,在你想要矫情的时候又可以给你一点很小的惊喜。

一个大忙人朋友,上个月刚跟自己男朋友过了五周年纪念日。我问纪念日怎么安排的,她说,很好,早上收到了一束自己喜欢的花,晚上下班回家发现他做了一桌菜。

鲜花和一顿饭,这种很小的庆祝,恰恰能带给步入社会的我们最大的力量。

日子里那些渺小的快乐,就是一盏一盏小灯。我无法改变近期的运气,无法改变环境走势和他人的策略,名利场也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所能握住的,不过一些生活不屑夺走的东西,比如一双温厚的手所带来的安心。

对我来讲,爱人的作用就是如此。

以前其实也有过这种被细节治愈的经历。我19岁时费尽才华,在脚不沾地的忙碌中准时写完自己的第一本书。忍不住要哭的时候找喜欢的人要一个拥抱,就觉得「好了可以了,这个坎儿过去了」。我感受到他脖颈间的香气、身体的微热、棉质上衣的柔软,情绪像是暂时逃进了一个美丽的玻璃闸子,世界暂时不再对我作恶。

后来压力极大时,用跟男朋友一起做饭的方式缓解。从街边小店买来熟食,自己再做几道简单的,一盒车厘子摆在桌上,任性地在下厨中途吃掉大半。平板上播着综艺,三心二意地看。窗外天会逐渐暗下去。

我真的是被这些「世俗又稳妥」的时刻治好的。我发现别的都不行。

我也夸张过。也在很年轻的时候去过精致无比的江景酒吧,身边每个人看上去都收入不菲。这种场所的自己不会不开心,但这种开心更像「上头」,就是一股劲儿,下去了就下去了,还带走了一些对生活的兴奋感。很快,我觉得无聊,又想找个什么东西犒劳自己。

其实这是无底洞。人要认清生活,认清最真实的生活,才能知道「不作」的感情,在细节处给予自己支持的感情,才是心头最能托举自己的,可靠的快乐。

爱到后面,爱不是脱离生活,而是成为生活中,最好的,最恰如其分的点缀。

如一盏你精挑细选陪伴入睡的夜灯。


本文章为汉语言文学网文章频道情感文章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