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汉语心得记录文章 经典文章 浏览文章内容

姜之意林遇徵全文免费阅读 姜之意林遇徵章节免费阅读

xiaoy 汉语心得记录网 2023-10-04 10:36:31 30

姜之意:“……爱说不说。”

关于秦子依和林遇徵的问题,她一直刻意去避开。

可她不在这半年,盛京似乎发生了无数天翻地覆的变化,变得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迟靖被封异姓王。

秦子依似乎被囚禁在了王府。

林遇徵更像是变了一个人,陌生得让她几乎不认识。

说完那句,姜之意一甩裙摆,翩然离去。

看着那背影,林遇徵眼神变换不停。

刺客出现那天晚上,她翻转手腕的姿势,就是迟家的十八路枪法转换而来。

一个人的习惯在下意识时绝做不得假。

待再看不见那道身影后,他轻声呢喃:“阿音,真的是你回来了吗?”

听说南越国的南词公主十八岁之前性子孤僻痴傻,而半年前昏迷过后再醒来便变得聪明伶俐。

借尸还魂这种事,真的存在于这世间吗?

可若是换了人,南越王和南越太子又怎么会毫无察觉?

更遑论还有个被称作当世药圣的南农在。

这谜团一个缠一个,越卷越大,压得林遇徵几乎无法喘息。

在别院待了两天,林遇徵醒来后,姜之意再也坐不住。

当天下午,她便说要出门。

侍卫应声道:“公主要去哪?属下这就去为公主准备马车。”

姜之意垂眸沉吟片刻:“我觉得来到楚国之后十分不顺,你们这里可有什么灵验的寺庙让我去拜拜?”

姜之意林遇徵全文免费阅读 姜之意林遇徵章节免费阅读

侍卫毫无迟疑道:“镇国寺。”

姜之意漫不经心的语气:“那便镇国寺吧!”

只是在她出门时,看着马车旁的身影,姜之意俏脸一变。

“林遇徵,你不好好养病,出来干嘛?”

“咳咳……咳……”林遇徵以手抵唇,苍白的脸因咳嗽漾上一丝红润,“我答应过南前辈,贴身保护你!”

姜之意斜眼一睨:“就你现在这样,你确定是你保护我?”

林遇徵姿态淡然地颔首:“确信,公主可要试试?”

姜之意握拳,又松开:“行,你真行啊林遇徵,监视我是吧?”

林遇徵眼含笑意:“不敢。”

姜之意看着面前病弱公子模样的人,有火发不出。

镇国寺山路虽不算颠簸,到底不适合重伤未愈的人。

再者,带着林遇徵,她如何单独去找镇国寺住持问话。

姜之意上了马车,一脸悻悻地道:“去近月楼喝茶!”

林遇徵又若有所思道:“公主当真是把盛京这吃喝玩乐之所打听得清楚。”

第28章

姜之意心一提,随即又变得无所顾忌。

反正林遇徵曾经对她唯恐避之不及,根本不了解她。

就算以为她是姜之意也无妨,以她现在的身份,只要她咬死不松口,无人能奈何她。

盛京吃喝玩乐纨绔子多如牛毛,此刻的近月楼竟然没有包厢。

这两人一个王爷,一个不便露脸,更不可能坐在大厅。

姜之意眼眸一瞥旁边的林遇徵:“你作为一个王爷,在近月楼竟然没有常年预留的包厢。”

她记得之前明明是有的。

林遇徵面色不改,淡定自若:“没有,我甚少踏足这些地方。”

姜之意以舌抵颊,只觉得手越发痒。

“王爷,撒谎可不是君子所为?”

林遇徵还不知死活的凑上前:“你怎知我撒谎,你以前又不认识我?”

以前确实是有,但在姜之意离去后,他也真的再没来过这地方。

观察着姜之意极力压抑火气的表情,他只觉得十分有趣。

突然,不知哪家没长眼的蠢货少爷对着近月楼弹琴的姑娘调笑道:“这小模样倒是不错,不如跟少爷我回家当个姨娘,也不用再干这人前卖笑的活!”

台上的小姑娘大抵刚出来没多久,有些无措。

姜之意蹙眉望去,这么久了,盛京城唯独这点没变。

便是这无处不在,无所事事,每天领着一群狗奴才欺男霸女的碎嘴子纨绔没断过。

她火蹭的便冒了出来。

姜之意阴阳怪气道:“给人卖笑,总比回去伺候狗强。”

“哪个贱……”那蠢货少爷一扭头,看见姜之意身后眼神冷凝如冰的林遇徵,声音立时咽了下去。

林遇徵这张脸,盛京谁人不识。

那男子一句话都不敢多说,带着仆从灰溜溜离去。

林遇徵面无表情瞥了眼那人离开的方向,对着身后侍卫使了个眼色。

下一秒,队末一个侍卫悄无声息离开。

台上小姑娘对着姜之意感激一笑。

姜之意略一颔首,又转头对林遇徵兴致缺缺道:“既然没位置,那便回去吧!”

林遇徵看着那双懒散又漂亮的眸子,突然思绪飞远。

如果他能认识最早的姜之意,会不会就是这般模样性格?

以前只听皇兄说,迟靖家中有一妹妹性子极有趣。

他见过那小姑娘一次,那是她刚随兄长来盛京,一身红装漂亮至极。

朱雀街上,一群纨绔围着调戏她,却被她一手利落漂亮的功夫全都揍趴下。

打完人她还拍拍手故作感慨:“这盛京的公子哥真是地里的韭菜,一茬不如一茬,扔到军中,只怕活不过一天。”

可功夫再好到底年纪轻,她差点被人偷袭暗算,林遇徵折扇甩出去随手一救。

而后他面容淡漠,语气不虞地看向那群人。

“对个小姑娘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自己去盛京府领十个板子,如果不然,便邀各位的父兄进宫饮茶探讨一下教育问题。”

或许正是那次种下的因果。

后来他去了西南,姜之意回了北疆。

再次见面便是被逼成婚,他心中带着怨气,竟忘了,这小姑娘原来也是这般骄傲飞扬的性子。

姜之意不知他在想什么,已经自顾自往外走去,突然,耳边突然传来一道清越嗓音。

“姑娘真是女中豪杰,直言不讳,上次是我言语冒犯,不若上来饮一杯,也好让我有个赔罪的机会。”

姜之意和林遇徵同时抬眸望去,只见二楼一风流公子持扇而立。

正是林邺。

第29章

姜之意回眸看一眼林遇徵,似乎在问——你这朋友什么意思?

林邺不急不忙,含笑等着回复。

林遇徵忽地想起半年前,也是在近月楼,林邺脱口而出的那句话。

——“若是我能娶到她……”

林遇徵看了眼身旁的女孩,眼眸幽深,情绪难测。

这是一个全新的,更耀眼的姜之意。

再看林邺紧盯着姜之意的眼神,林遇徵只觉得心口发闷。

他想直接拒绝,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你想上去吗?”

想到这人虽帮自己说过话,收起自己的兵书却也毫不手软。

情绪不佳的姜之意顿时没好气道:“不去,哪有空搭理那么多不认识的人。”

林邺笑意僵在嘴角。

林遇徵莫名地心情舒畅起来。

他点点头:“这盛京有意思的地方还有许多,我带你去新的。”

姜之意也没给他什么好脸色:“没兴致,不如我们南越。”

醒来后,她跟小铃铛悄悄溜出去王宫玩过不少次


本文章为汉语心得记录网文章频道经典文章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