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汉语言文学文章 经典文章 浏览文章内容

堕楼人

hanchuanzi 汉语言文学网 2020-05-29 10:09:39 7

女人跪在一间空荡的卧室,卧室里有一张床还有大大的落地窗,两手撑地然后用手揪住衣服压抑着哭着,喃喃着,“脏了就是脏了。”最后爬到落地窗前关了灯,女人怕黑却关了灯,然后一声尖锐的声音从她喉咙破出。

“有人跳楼了!”二十四岁的她跳楼了,蜉蝣一样,死过没多久便无声无息。

“救命,救救我。”陆少程拖着虚弱的身子,敲着门。“你怎么了,有血,爸爸,出来,有人。”秦雪瑶眼瞳收缩,被眼前的男孩吓到了,面前的男孩衣服精致,却都落了灰,有干涸的血,脸也脏兮兮的,脖子上有条项链,可是项链上什么也没有。“怎么了?”秦高阳一看到男孩就抱了起来,并吩咐秦雪瑶去打盆水,他又打了电话叫了救护车。孙慧如走了过来,三十出头的年纪保养的也不错,“高阳,这孩子看着像是富贵人家的,弄成这样,该不会是仇家追杀吧。”秦高阳没有说话。秦高阳和孙慧如是家商场的老板,不过多数是孙慧如打理。孙慧如突然走出门,“言老师,在吗?”言征骨骼分明的手打开了门,“有什么事?孙女士。”“言老师,我家里刚刚来了个孩子,怪可怜见的,我和家深的商场里有人闹事,你看这孩子就没人管了,家深已经叫了救护车,待会,您看,能不能跟着去。”孙慧如说着还有些着急的样子。“好。”言征点了点头。

陆家全家穿了黑色衣服,今天是陆家大少爷的葬礼。陆家深,孙苏宁,陆少程一家三口全都出了车祸,很多人感到惋惜,尤其孩子才六岁。天突然电闪雷鸣,众人打着伞,肃立着。陆决明拿着伞的手有着不易察觉的颤抖。

医院里陆少程面色苍白,好像做了噩梦,身体一直颤抖着。张苏宁在最后关头用尽了力气将陆少程推了出去。余风赶来时发现陆少程在草丛里,他将他脖子上的玉扯下扔入车里,开车带着他跑了,跑到一个县城,不想被陆决明的手里人发现了,于是余风准备开车入河,临走前对陆少程说:“活下去,少程,为你父母报仇,你的仇人是陆决明,风叔叔走了。”余风开车撞破了护栏,车毁人亡。

“你醒了,孩子。”言征眼眶微红。“不要怕,以后我来照顾你。”陆少程只是看着他,然后哭了。言征起身拍了拍他的背,:“不要怕,孩子,别怕。”

六年过去。陆决明发现了他,因为当时所有人,都已经相信了陆家大少爷一家三口都去世,李初云看到那块玉更是泣不成声。可是,他是斩草不留根,何况余风的尸体没有打捞到,更是疑心重重,五年他接替了公司的部分产业,陆战庭却没有将家族企业交给他。三十五岁的他,二十岁私生子的身份进入陆家,其实是为了陆家深,因为当时陆家深年纪轻轻就接替了陆氏企业,陆家黑白道都有生意,所以,陆决明是以一种掩护陆家深的姿态进入的陆家。隐忍十年策划了那场车祸。

陆决明发现他时,陆战庭也有了风声,这也是他没有将企业交给陆决明的原因,还有就是他怀疑当初的车祸,可是没有直接证据。所以,陆决明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将他所依靠的抹杀。言征是高中教师,五十多岁,瘦削,有种仙风道骨的感觉。陆少程更倾向叫他老师。

陆决明汇给一笔钱,并且威胁他如果不离开陆少程会有无法估量的下场。“老师,你走,我知道了,今日就走,越快越好,至少让我知道老师平安,老师。”陆少程抱着言征泣不成声。陆少程那日看到了他们的谈话,其实陆少明想让他眼睁睁的看他自己如何孤立无援。“犬子过世后,我看到你就想到了他,我想这应该是上天的安排,是你陪我了六年,我偷来的这六年,已经无憾了。放心,我还要看到你娶妻生子,我不会走,放心。”言征早年丧妻失子。两个月后,言征以猥亵学生入狱。又不到一个月陆战庭找到陆少程,陆家小少爷六年后回归陆家,养在老爷子身边,成了陆家的太子爷。三年后,为老师洗脱冤屈,师生重逢。

陆少程将他安排到了自己的高中。当时陆决明收买的那个女生一家人一月之间全都意外死亡。

陆家和纪家相邻。纪明姝知道邻居家来了个小孩时,还经常找他玩,知道他的遭遇后还来安慰他。虽然陆少程不常言语对她还算客气。

十年过去。纪明姝考进了京大,大二那年,二十五岁的陆少程,已经以雷霆手段接管了陆氏企业,成了京都名副其实的太子爷。在陆少程二十三岁时,陆决明因私挪公款入狱。时年余风回归。

“明姝,听说寒老师请人为他代课。”岑墨白坐在纪明姝对面吃饭,“开学第一节课就评价呀。”纪明姝长得明艳美丽,十九岁看起来也是窈窕淑女,是纪家的小千金,纪伯尧的爱女。岑墨白和纪明姝也算是青梅竹马。岑墨白谦谦公子,温柔帅气。两人吃完饭一起回了教室,陆少程瞥了他俩的背影一眼,低头看着教案,啧了一声。

高学山还没从国外回来,又因为第一节课,就拜托了两位兄弟,谢牧阳和陆少程。陆少程替他带课,另外俩人还挺意外,陆少程可是个大忙人。

陆少程一进班级就有女生惊呼,因为陆少长得可真是太妖孽了。纪明姝看到他时,还懵了,实在是想不到隔壁看不着人的陆少出现在了教室里。陆少程眼角余光扫了他她一眼,眼里有了笑意,感觉那女孩怎么今天傻傻的。

回到家,纪明姝刚换好鞋就发现家里多了个人。“妹妹。”纪瑾兰站起来微笑的看着她。“明姝,她是你姐姐,你没出生时走丢的姐姐。”纪瑾兰二十四岁,是漂亮大方的,看起来还有点像纪伯尧。“姐姐,爸爸,她是我姐姐吗?”纪明姝美艳的眼霎时微红,声音里有不可置信又有轻微哽咽。纪伯尧,拉着小女儿坐到了纪瑾兰旁边,看着两个女儿坐到一起,很是动容。纪明姝看起来和她母亲沈若作很像,沈若云是纪伯尧的爱妻,也因为疼爱小女儿没有续弦。一家人吃了一顿分外感慨的饭。

晚上纪明姝拿着红酒站在阳台上,摇晃着酒杯,看着璀璨的夜色,轻声而狠厉的说:“I   

am  come back!”前世被纪瑾兰迫害到金三角,父亲家业被她和江寒里应外合,进入了他们奸夫淫妇的囊中。五年的流浪折磨,最后成了一位神秘人的情妇,不堪忍受堕落的自己后跳楼。苍天有眼,在前两个月她重生了。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亲生姐妹要如此狠毒,慢慢的一个真相浮之欲出,她也在等待那个时机。

纪瑾兰也是大城市的来的,养父母是开花店的。江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世家,不过比纪家,还差点。京都显赫的世家是陆家。纪瑾兰考的大学是重点大学成大,京大是全国第一学府。

纪伯尧有意让纪瑾兰进纪家旗下的一所五星级酒店。于是纪明姝找到了陆少程。“哥哥,我姐姐找到了,寒学山是我的老师,我想请他帮个忙,不过,我说话不如你说话有用。”“你姐姐和他有什么关系,以你姐姐的学历进不了京大,不过在学校里安排其他的职位也可以。”“嗯嗯,谢谢哥哥。”“有意思,她不缺职位才对。”陆少程看着纪明姝的背影眯了眯眼,嘴角牵起弧度。

纪瑾兰听到是要去做大一实习老师时,端的大方的笑,也委婉了说了些推脱的说辞,不过最后,纪伯尧听到寒学山的电话,电话里说了不少好听的话,还说自己可以在学校帮衬纪瑾兰,姐姐在学校也好照顾妹妹。最后,纪伯尧直接答应了。回到卧室,纪瑾兰发了一通火,其实她的卧室里早被监控了。

京大,纪明姝期末考,期末考是无人监考,纪明姝是第一个离开教室的。纪瑾兰通过一些办法和考场的老师调了班,在收卷时趁人不注意,将纸条扔到了她的抽屉里。几天后,纪明姝作弊被通报并取消那门科目的成绩。班里人很惊讶,也有平时嫉妒看不惯而幸灾乐祸的。纪明姝也在班里大哭一场。岑墨白心都化了,一直陪着,也不让别人趁机伤害。回到家,纪瑾兰在吃饭时安慰她,“妹妹,姐姐相信你,你一定不是作弊的孩子,姐姐已经向学校反映查清楚再来评定。”“什么?作弊!怎么回事,纪明姝。”纪伯尧吃了一惊,不敢相信,一向聪明的女儿怎么会作弊。老师们一时也拿不准,又因为没有证据能证明纪明姝没有作弊所以,只能先不通知家长。纪明姝一听哭的梨花带泪,可怜巴巴的。“爸爸,我没有作弊,你也不相信我吗?”纪伯尧凝紧了眉。纪瑾兰用手掩了下嘴,“爸爸,我不知道,我以为学校告诉你了,因为当时是我监考的妹妹,最后还有几个学生也看到了,我也知道妹妹不会这样做,可是现在妹妹已经被全校通报了。都怪我,没有能力害得妹妹被人议论。”说着抱了抱纪明姝。纪伯尧没有吃饭,说他会去学校看看具体情况,这是污点,他不想女儿平白受了污点,但是也没有安慰纪明姝。可是最后什么也没有查到。纪瑾兰出去和江寒讨论下一步进入公司的事。

纪明姝对纪瑾兰的监控无处不在,纪瑾兰如愿进入公司实习,三个月后,学校放假,放假前全校会有晚会,纪明姝是也准备了节目,韩舞。等她上台后,灯光打在她身上,全身黑,漏了肚脐,和雪白的长腿,长发散开,美艳的像个妖精。“哇,学姐也太美了。”“切,做过弊,人品也不咋样。”“还缠着墨白不要脸。”底下议论纷纷。这时,突然,舞台一片漆黑,大屏幕上有一段清晰的视频,纪瑾兰的恶劣手段就这样呈现在了众人面前。满座哗然。“这什么贱人,不配为老师。”然后,就是纪明姝的火辣舞蹈。陆少程皱着眉,一直盯着舞台上的少女。有人佩服纪明姝被冤枉的情况还能做好自己。于是微博上几段视频,纪明姝刚被冤枉后趴在桌子上哭泣的,纪瑾兰考场上的视频,还有晚会上纪明姝妖娆的舞蹈。

纪瑾兰在卧室发火视频,和江寒前后两年的往来证据以及公司合作无故流失的真正原因,包括最为关键的亲子鉴定,纪瑾兰被大怒之下的纪伯尧赶出家。“真可惜。”纪明姝笑着带着寒意。纪瑾兰被卖到地下赌城,被折磨到奄奄一息时,送进了精神病院。江家也遭到破产,陆少出手就是速度,江寒入狱。

余风是陆家深的特助,陆少程二十六岁这年,以故意杀人罪将陆决明逼入死刑。

陆少程和纪明姝的婚礼盛世空前。婚礼当日众人祝贺,夸赞一对璧人,还有陆少娶了小娇妻如何幸福

秦雪瑶发现当初的决定真的没错,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结果赌赢了。她找到陆少程并进去了他的公司。她找了人,并且传出流言说陆少和秦雪瑶暧昧不清。纪明姝知道了。

晚上两人做爱时,陆少程在理明姝耳边说,“明姝,给我生个孩子吧。”纪明姝后来怀了孕,陆少程听到谣言担心纪明姝受到影响,开除了几个始作俑者,并且将秦雪瑶安排到别的公司。秦雪瑶后来遇到一个骗子,纪明姝一开始是真的大度去开解她。陆少程也知道。那天,骗子败露,要对秦雪瑶动手,纪明姝担心,选择帮秦雪瑶,也因此流产,这是纪明姝有意为之。

秦雪瑶被陆少程送去金三角那里有他的人。

前生就是陆少程找到并以一种保护的姿态陪伴了纪明姝最后的时光。

陆少程在纪明姝流产后的这段时间寸步不离,三年后,陆天天跑到主卧的床上,纪明姝哭笑不得,陆少程黑了脸。陆天天是个调皮的男孩。


本文章为汉语言文学网文章频道经典文章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