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汉语言文学文章 经典文章 浏览文章内容

这次没有你

hanchuanzi 汉语言文学网 2020-05-29 10:09:39 7

“哎,你在几班?”这是诸不凡在步入高中的第一天对梵梦锦说的第一句话。

“啊,我在九班,你呢?”“我,十班”他用手指了指我教室旁边的教室。

“嗯”随后,两人都进了各自的教室。

班主任来开班会了,原来九班和十班是姊妹班,两个班是相同的老师,九班的数学老师是班主任,十班的班主任是语文老师。

高汾老师正如他的名字一般,高考得了高分,以680分的高分拿下了他们县里第一名。可是,人可能不怎么会管理学生吧。对学生放松式管理,这样也刚好满足了我们这些本身想放松一点过高中的需求。所以他第一天的自我介绍说: “同学们好,我是你们还没分班之前的班主任,也是你们的数学老师。我叫高汾你们可以叫我高老师。今天第一天,高中跟初中不一样了,没有人有那么多的闲工夫去管你们,你们都是为自己的未来在拼搏,过了高考的门,进入大学,你们才是真正的轻松,真正的解放。不过,你们也不用有太大压力,就开开心心学习就好了。OK,你们现在就先上自习吧!”随后,就走了。是的,就是这样头也不回地走掉了。奇怪的是,这一节课大家都在安安稳稳的上自习,没有一点声音。突然,一种声音打破了这种宁静。这种声音就是下课铃声,原来这种掉根针都能听到的安静环境也怕这突如其来的“叮铃铃铃铃……”的声音。

铃声一响,引得大家一个激灵,一阵“哎呦喂,吓死我了”的话语,这个铃声在这种超静环境中显得格外吓人。

“嘿,我叫孙颖,你叫什么?”

“我叫梵梦锦。”

“哎,听说我们这一届要军训,你知道吗?”应该也看出来了,孙颖这个人挺活泼的。

“啊,这么倒霉,真的假的?那么多年都不军训,怎么到我们这里就要军训了。”孙颖另一个同桌张琦一脸震惊的质问孙颖。

“真的,我爸他前天晚上跟校长一起吃饭,听我们校长说的。”

“这也太绝了吧,那我今天晚上放学一定要去买姨妈巾了。孙颖,你去不?”张琦好像很想拉个同伴陪她一起去逛超市,也可能是因为刚开学想跟大家尽快熟络起来吧。“去吧,我也去看看。梦锦,你去不?”

“啊?我,我就不去了。我妈应该给我买的有。”此刻的梵梦锦正在望着窗户发呆,她还在想自己未来会是什么样、高中的时候一定要谈一场甜甜的恋爱什么什么的,心思压根就不在她们讨论的军训上。不过,她也确实不需要,梵梦锦是走读生,张琦和孙颖是住校生。

很快,十分钟的下课时间过去,第一节晚自习开始了。刚开始上学,第一节课就晚自习确实没什么好玩的,也就是把班委选一选,把该发的书都发一发,把明天上课的知识进行一个预习,然后老师做个总结,这就是刚开学的流程,一切也都如意的按着这个流程进行着。

“我们班委按不记名投票的方式进行,你们谁想当班委就上来把自己名字写下来,我们先把班长、副班长、团支书和学习委员选出来。”高老师坐在讲台凳子上慢悠悠地讲着。“大家好,我是孙颖。”孙颖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悄悄地挪了个位置,从梵梦锦旁边移到了讲台上,孙颖在黑板上写名字的声音在这个不太安静的环境中竟然显得如此响亮“我今天竞选班长的职位,我有信心可以做好班长应该做的事情,认真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为大家排忧解难,让大家可以毫无后顾之忧的安心学习!请投我一票,谢谢大家!”孙颖的自信给从小不敢在很多人面前讲话的梵梦锦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是啊,她羡慕但不嫉妒孙颖的自信,那种自信让孙颖即使是黑夜周边也有异常耀眼的光芒照耀。孙颖上去之后,也慢慢的有越来越多的人上讲台参加竞选,或许是孙颖的自信心吓退了大家,也或许是大家想专注于自己的事情,所以竞选最热烈的竟然是学习委员的职位。在窗边坐着的梵梦锦彷佛和这一场班委竞选毫无干系,就这样发着呆,醉心于自己的事情。竞选结果:孙颖,24票,胜任班长一职;张晋栩,15票,胜任副班长一职;何田,20票,胜任团支书一职;尚清华,18票,胜任学习委员一职。

“好了,这节课就到这里了。班长叫上几个人去把书搬过来下节课发下去,下课。”原来高老师真的就只是想选个班委,真是个可爱的高老师。

“咚咚咚”不知道哪里来的生意敲醒了趴在桌子上小憩的梵梦锦,她抬起头,望向声音的来处,看到窗外站着的诸不凡。诸不凡指了指梵梦锦然后勾勾手,示意她要她出来说话。

或许后来的一切均起源于这里,也或许更早……

第二章:很高兴再次认识你

诸不凡问:“哎,今晚跟谁一起回家?”他似乎很不在乎这个问题的答案,又或者太过于在乎而表现的有些挑衅。

梵梦锦听到这个语气并没有想认真回答这个问题,一味的刨根问底“怎么了?有事吗?”

“有,今晚等我一会儿,有话跟你讲。”听到诸不凡这样讲的梵梦锦只想快点结束这个无聊又毫无期待感的对话,缓缓地说出:“哦,好的。”三个字。

OK,这个对话到这儿就结束了。诸不凡和梵梦锦各回各地教室,各找各“妈”去了。校领导按照不同的时间设置了不同的铃声,第二节晚自习的铃声少了第一节铃声的一惊一乍,多了一些柔美感。就这样,班长和五六个从班里面精挑细选出的“壮汉”伴着优美的上课铃声步入了教室。“呼……这也太累了叭!”安静的教室将讲台处的喘息声扩大了无数倍,每个人都能深切感受到这些“壮汉”在经历了搬书的折磨之后是有多么的痛苦,就好像每个人都进行了一个千米冲刺,缓不过来的那种。

那些个“壮汉”已经可以坐下好好休息了。班长孙颖要把书发到每个人的手中才可以休息,她悄悄地走到梵梦锦旁边问她“可以帮我把讲台上的书发下来吗?”对于力所能及的事情,梵梦锦一般不会拒绝,所以她离开了座位走上讲台开始发书。

高中的书比初中的书多的不止是一点点,两个人把全部的书发完就已经用了一节课的时间了。“别吵了,安静一下!”发书环节加深了每个同学内心的躁动,整节课都乱哄哄的,孙颖的声音太小,说了好多遍安静大家都没听到,最后无奈她用拍桌子来表达她的愤怒“你们看一下,一共21本书,你们看一下少的来我这里登记,好了,下课。”

坐在位置上的梵梦锦看着孙颖由原先的活力满满向累到虚脱的转变关切了一句 “你没事吧?” 孙颖四肢乏力地瘫在教室凳子上,弱弱的回了句“嗯,还好。”由于是刚开学,所以孙颖和梵梦锦中间瞬间拉开了陌生的距离瞬间。

第三节晚自习高老师来讲了一下明天的安排,总结了一下,明天开始穿校服,然后进行军训。

晚上9点50分放晚自习。9班先放学了,梵梦锦本想先走,却看到十班的诸不凡还在教室忙着,就等了他一会儿。大概等了5分钟左右吧,他出来了。“走啦!”似无心又有心的喊了一下梵梦锦。梵梦锦快步跟了过去问他有什么事情要说。其实诸不凡也没什么事,就说:“你们班班长是谁?”“孙颖”“哦,你怎么不去竞选班长?”“不想当班长。”“太可惜了,你失去了和我共事的机会。”“太不要脸了吧!”他们两个在欢声笑语中穿过了校园,到校门口就分道扬镳了。因为诸不凡妈妈在等诸不凡,而梵梦锦的爸爸也在等着梵梦锦。没想到的是,梵梦锦的爸爸在跟诸不凡的妈妈聊天……诸不凡让梵梦锦先走,他等下再去。就这样,高中生活的第一天在梵梦锦和诸不凡之间的约定中结束了。

军训期间,诸不凡时不时的去找梵梦锦,给梵梦锦送水喝。当时梵梦锦的好朋友张琦和孙颖一度认为诸不凡喜欢梵梦锦,而这种想法在梵梦锦解释了之后神奇的消失了。

“我和诸不凡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同学,之后就一直是同学了。现在有七年了,而且我爸爸和我爷爷跟他爸爸、妈妈和爷爷都是同一个单位的。再说了,他爸爸还是我爸爸和我爷爷的领导。我爷爷是他爸爸妈妈的媒人。”天呐,这么复杂的关系下,梵梦锦和诸不凡竟然到了高中才开始满满相熟。

或许,缘分就是这么的妙不可言吧!


本文章为汉语言文学网文章频道经典文章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