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汉语言文学文章 情感文章 浏览文章内容

我忘了娘的生日

hanchuanzi 汉语言文学网 2020-05-07 07:59:07 14

活得粗糙,会让健忘成为恶习

还是老弟突然打电话过来,我才知道昨天是娘的生日。

弟弟在电话中问:“今天是娘的生日,你晓不晓得?”我的心就像一只鲜鱼被突然放入冰箱的冷冻室,我赶紧撒谎,说我知道,只是工作太忙给忘记了。然而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哪里是忙忘了,而是多年来,我从来就没有留意过这个,包括老爸的生日。老弟的文化水平、阅历见闻远不及我,但是他每年都能给娘过生日,哪怕他在外打工,也要早早打电话回来说上几句祝福的话。而连爹娘生日都记不住的我,更不要谈平时的问候和祝福了。还好不是当面,否则我真的要找地缝钻进去了。

娘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一件体面一点的衣服还是她多年前买下的,每一分钱都恨不得掰成两半来用,可为了她这两个儿子上学读书,连身上的肉都舍得割下来。“下地鸡未鸣,披星荷锄归。饥肠辘辘响,山空无人知。柔肩担日月,弯腰写春秋。黑丝爬上雪,热血沃桑田。”这是她一身辛劳的写照。在娘温暖的羽翼下,我兄弟俩一天天长大,两粒芝麻终于炸了一粒,也不枉她半生辛苦,也到了該享清福的时候。

可当我春节还乡给她钱的时候,她总是推脱不要。最后怕我生气,才不得已收下了,但依然唠叨不停:“吃的喝的都有,我也不出门,给我钱没啥用,还不是替你们存着。”这个我信。娘来北京给我带孩子,都快1年了,每天和孩子除了家就是小区花园,连小区大门都没出过,钱的确是没什么用。于是她把我给她的钱,全让老爹存进了银行,说是以后给孙子上学用。我跟她说,孙子上学,你这点钱根本不起作用,现在生活好了,钱足够花的,你实在不必像以前一样节衣缩食了。可她说,你挣钱也不容易。

都说养儿方知父母恩,我也为人父了,却怎么想不到爹娘养育自己的不容易呢?小时候,每每做了错事,娘都会说我兄弟俩“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现在,读了一肚子书的我真的是“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其实,我哪知道,做娘的都如往下流的水,付出从不奢求回报,只要儿女过得好,即便吃糠咽菜,她也觉得无比幸福

《论语》说:“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说的是作为儿女的一定要知道父母的年龄,因为一个方面它可以让我们为父母还健在感到欣喜,另一个方面为父母的衰老即将离去而感到担忧惧怕。我倒好,什么都懒得知道,落得个心安理得,真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了!可现在,我心还安宁得了吗?我要赶紧打个电话,一声“娘,祝您生日快乐”,是给多少钱都换不来的幸福啊!


本文章为汉语言文学网文章频道情感文章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