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汉语言文学文章 情感文章 浏览文章内容

萌宠人生

hanchuanzi 汉语言文学网 2020-05-07 07:58:09 6

从结婚第一天起,我和太太就无须沟通的一致决定:不要孩子,组个丁克家庭。没有要孩子,并不代表着我们未能享受做父母的快乐、未能体会做父母的操心,因为,我们家有萌宠。

我很小的时候,不仅是看到狗,连带着看到猫什么的动物都浑身紧张,从根儿上起没动过养小动物的念头。可我太太的童年和我的完全不一样,她养过各种各样的动物,小兔子、小鸭子、小猫、小狗,甚至小刺猬,都可以夸张地说家里开过动物园。

她很喜欢猫,一直希望有一只猫咪能够像家人一样长久地陪伴她。尽管那时候我心里对养猫还是有一点点排斥,但在她的坚持下,我们领养了第一只小波斯猫。“小女娃”漂亮中带些妩媚,可又极其调皮,我给她起名叫皮皮。

小猫和小孩子一样,天性好奇,精力旺盛,一刻不停地跳来跳去,很难安静下来。皮皮睡觉的时候也从来不会老老实实地待在窝里或在我们脚下,她会找到一个自己觉得最舒服的地方,哪怕那个地方很脏。

皮皮也做过一些令人发指的事情。一天清晨醒来,我感觉她在我枕头旁边,随之闻到一股恶臭,惊觉原来是她把大便蹭在了枕头上。我完全崩溃了,只想把她扔到一边儿去。

皮皮小的时候,我因为诸如此类的崩溃,多次扬言要把她扔出去。直到后来有了更多养猫的经历,才明白这些小动物其实完全听得懂你说的话,至少能够根据你的语气揣度到你情绪的变化,犀利还是温和,他们都知道。

不知道曾经的我是否给皮皮的心灵造成过伤害,至今想来,我还怀着一种深深的歉疚。

后来有一次外出前,我们把皮皮托给了亲戚寄养,结果亲戚家的阿姨认为我们就是因为养猫才耽误了生孩子,自作主张地把皮皮转送给了别人。阿姨的好意我们只好心领,可惜的是,直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皮皮生活在哪里,这些年过得怎么样。算起来,那个调皮至极的小家伙如果还在的话,已经十八岁了。

在皮皮之后,我们又有了一双猫儿女,哥哥是一只大白猫,叫“波波”,妹妹是一只小花猫,叫“妞妞”。而且因为有了痛失皮皮的教训,我们再也没有把波波、妞妞长时间托出去过。今年波波已经十七岁了,而妞妞在十二岁的时候走了。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象过,会和小动物一起生活这么多年。

波波大概是之前在家里做了四年独生子,唯我独尊惯了,见到别的猫咪通常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他对妞妞表现得似乎永远都是嫌弃,觉得她很多余的样子。

妞妞是一胎八只小猫中的一只,从小和兄弟姐妹们在一起,长大后也很喜欢和别的猫咪游戏,喜欢和每一个到我们家里来的人亲近,我总说妞妞天生就是个“外交家”,偏偏这么多年,妞妞就是没能成功地把波波哥哥完全“拿下”。但其实,他们早已习惯了彼此的存在,若真是少了哪个,另一个便坐立不安。妞妞一岁大的时候曾走失过一次,最早就是波波发现的。

那天我们搬家,正埋在堆成小山一样的东西里忙碌,突然发觉波波的异样,他一直窜来窜去,发出的是与以往不同的叫声。他一边叫,还一边在各种角落用爪扒地、寻找,我们这才发现,原来妞妞不见了。转而意识到为了方便东西搬进搬出,家门一直开着,刚刚一岁的妞妞估计是借机出去玩了。

那是个冬天的晚上,外面很冷。我冲出家门,希望妞妞没跑远,脑子里忽地闪过一个念头——我太太跟着出来的时候可一定要记得带家门钥匙啊!随即身后一声门撞上的山响,我太太跟着跑出来了,如意料之中,她没带钥匙。

寒夜寻女,不管找得到还是找不到,我们都面临着进不去家门的尴尬。但当时完全顾不上,只是一心害怕妞妞跑出楼去,天那么冷,她又那么小。我们先在楼里面找,但几乎不抱希望,因为住的人多,大门开关频率非常高;再到院子里找,接着去更远的地方,无果。想着妞妞从小就是个小馋猫,如果在家门口放上她最喜欢吃的东西,她会不会循着这个味道回来呢?于是又折返回家。

回家就面临——门锁着,没带钥匙,手机也没带的困境,只好敲对面邻居的门,借用人家的電话报警开锁。大概等了二十分钟,片区民警带着在他们那儿备过案的开锁师傅三下五除二帮我们开了锁,真得感谢他们深夜的帮助。

当晚,我太太整宿没睡着觉,一直在哭。我一边安抚她,一边在想接下来怎么找妞妞。那一刻,我特别强烈地意识到,波波妞妞和我们的生活联系得多么紧密,他们就是我们的亲人、我们的孩子。一夜无眠,第二天一早我去打印了数张寻猫启事,开始在楼里逐层张贴,还特意咨询了物业,保证贴出的启事不会被当成非法小广告撕掉。接着在院子里继续找,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我心里越来越不安,几乎已经认定妞妞可能真的找不回来了。只能默默祈祷,她那么小,那么可爱,即便回不来了,也有好心人把她抱走吧。

我们带着沮丧和无助往回走,一进楼,做保洁的大姐问:“你们找猫啊?今天早晨我在楼上打扫的时候好像听到有猫叫。”霎时,我们如获至宝,赶紧开始一层一层往上爬,一层一层去找。

结果妞妞真的在二十层!就躲在防火门背后的一个小角落里,可怜兮兮地冲我们叫唤着。不知道她这一夜经历了什么,怎么会在爸爸妈妈拼命寻找的过程中擦身而过。

即便过去十二年了,我依然清楚地记得那个时刻。后来,我在播报新闻时遇到寻找丢失孩子的信息,总会有种特别的关注。有时在画面中看到多年之后一家人团聚,我总会想起妞妞失而复得的那一刻。也许有人会觉得我这样的联想过于夸张,但那一刻的妞妞于我们,真的像子女于父母一样,有着割不断的亲情的牵扯。我太太抱起妞妞哭得稀里哗啦,我在心里感谢老天,没有把我可爱的孩子夺走。

后来我的几位同事发起成立了一家动物保护的基金组织——它基金,我也参与其中。这几年“它基金”一直在推动动保宣传、以领养代替买卖、流浪动物救助、动保立法等方面的工作,呼吁更多人成为善待动物的倡行者。很大程度上,是和波波妞妞共同生活的经历,促使我愿意在这件事情上去多做一点,多努力一点。

萌宠人生,当然也不会只是快乐,烦恼、痛苦都经历过。

其实,叫他们“宠物”,只是用了一个大家都熟悉的代称而已。在我心里,实在不觉得自己给了他们什么“宠”,不觉得给了他们一个安全的家就仿佛有恩于他们一样,因为他们同样给了我很多。他们给我的最珍贵的,就是让我认识到了人与其他的生命之间可以有如此丰富的沟通方式。真的,在与他们一同生活之前,我从未了解其他动物表达自己的方式那么多种、那么细腻。他们也有那么多的表情,他们会与人亲近、疏远、起腻、赌气,他们凭着永远不作假的直觉与天性和人交流,这多么宝贵!对于与波波、妞妞已有的缘分,我会无比珍惜。


本文章为汉语言文学网文章频道情感文章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