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汉语言文学文章 情感文章 浏览文章内容

你好吗?我很想念你

hanchuanzi 汉语言文学网 2020-05-07 07:58:09 5

1.孤独的人字拖麦喜喜第一次遇见佟大明,是在学校餐厅的入口。

麦喜喜急匆匆往前走,忽然感觉脚底一阵冰凉,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一只脚竟然直接与地面亲密接触,人字拖被后面的粗人踩了一脚,脚面上只剩了孤单的人字,没有了拖。

所谓粗人,就是粗心大意的佟大明了。

麦喜喜没好气:“你是不是故意的?”佟大明赧着一张脸:“我不是故意的。”麦喜喜无缘无故发起飙来,“你是故意的,你就是故意的。”

不是麦喜喜特别暴躁,只是佟大明特别倒霉,几分钟前,麦喜喜刚接到前男友的分手电话,草率得连散伙饭都没一顿,麦喜喜冲进餐厅,决定将悲愤化为食量。

但遇到佟大明,此前强装的傲慢顷刻土崩瓦解,全数化成了无数委屈和不甘。

佟大明飞奔到附近的店里买了一双粉色的带着小翅膀的人字拖,等回到原地,麦喜喜早已不见踪影。佟大明只好抱着那双过于卡哇伊的拖鞋走在路上,不断被同学看见,先是用怪异的眼神看了他好久,之后发出一阵阵促狭的爆笑。

后来佟大明才知道麦喜喜是财务管理系的同学,他学的是市场营销,时间自由,大三开始已经在实习,每月都会有各种单据要签字,各种费用要报销。

每每看见实习公司里挺直腰背端坐在格子间里的财务美女,脑海中不自觉会浮现出麦喜喜将来的模样,吓得佟大明恨不得掉转方向退避三舍。而此后麦喜喜一见佟大明就两眼放光,几次想搭讪缓和一下初见的尴尬,见他那个样子只好作罢。

佟大明现在每晚都在麦记打工。

自从麦喜喜发现佟大明在这里后,她就有事没事去转一圈,每次去都执意要点一杯不加冰的麦冰酷。佟大明反复解释说不行,不加冰上面的冰淇淋没有办法浮起来,这是物理定律。但麦喜喜一如既往,并警告他说:“一杯麦冰酷里有半杯冰,小心下次我投诉你”。

后来佟大明再见麦喜喜,都会把饮料和冰分开,这样麦喜喜就有了一杯饮料和半杯冰,她再也没有机会站在点餐台前和佟大明吵吵嚷嚷了。

其实,麦喜喜只是想引起佟大明的重视,让他不得不正面面对她,排队的人那么多,如果他一直忙忙碌碌,她又不是长得足够亮眼惊艳,她不提出这么奇怪的要求,他怎么会每次都特别地额外看她一眼呢?

他们终于成了朋友,麦喜喜想,她刚失恋,下一刻佟大明就闯进她的世界,谁又能说这不是老天的安排。

佟大明的脑子里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他怎么会理解,莫名其妙的刁难,也是女生艰难地抛开矜持,主动表达喜欢的方式的一种。

佟大明和朋友们一起去唱歌,麦喜喜听见了也要跟去,乍一亮相也是标致小美女一枚,拿起话筒一开金嗓,跑调跑得天怒人怨,却浑然不觉。

佟大明总觉得有点招架不住,他的理想型女友应该是温婉柔美的女孩儿,麦喜喜显然不是。但人与人之间,初见的相处模式决定一切,他让着她。

麦喜喜暗示数次“我的生日快要到了”,见佟大明毫无反应,干脆明示,喂,记得早点准备好要送我的礼物。佟大明说:“正好,那双拖鞋还在我宿舍放着呢,回头送你。”麦喜喜瞪他:“再提拖鞋我跟你急。”

生日那天,佟大明送给麦喜喜一只花栗鼠,他說本来要送花的,后来逛花卉市场,看见它吃东西的样子和她很像,都是腮帮子鼓鼓的,小样子巨可爱。

然后收获了麦喜喜无数个白眼,她尖着嗓子喊:“拜托,你怎么送个活的东西,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要养活它?”佟大明像犯了错误一样,想要把花栗鼠的笼子接过来,麦喜喜又不让。麦喜喜轻轻吐出几个字:“真是笨蛋。”佟大明在一边憨厚地笑。

大四的时候,佟大明应聘去了一家五百强公司,签好了合同才喜气洋洋地告诉麦喜喜,他一毕业就要先被派到大洋洲开拓市场驻外两年。

麦喜喜想问“那我怎么办”,但终究没有问出口。他们之间本没任何关于爱的承诺,连轻巧的喜欢都不曾说过。她只是把花栗鼠还给他,告诉他“想我的时候就看看它”。

麦喜喜也毕业了,找了一家小公司穿着职业套装真的做起了财务,每天埋首于枯燥的数字表格中,却于某一日爆发勇气,要去麦记兼职,顺便体验一下佟大明当年的心情

她在笔记本上写:最爱的麦兜说,有些事情是要说出来的,不要等着对方去领悟。

深夜,麦喜喜把佟大明在键盘上敲成一个个字,隐去了姓名,放上所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情节,收进博客,心里想着,如果你能看到,跑来问我,我就不管不顾地去爱你。可是,什么都没有。

佟大明仍然打越洋电话和麦喜喜聊天,他说天气,说美食,说工作,内容云淡风轻,语气不紧不慢,腔调啰啰唆唆。唯有一次破天荒涉及感情,他说:“一个同事以前很喜欢你,想追你,当时不敢,现在总算有了勇气。”

麦喜喜的心骤然一紧,佟大明又说:“所以他要我把你的电话号码给他,我就给了,是这个号,你也提前有个心理准备。”他麻利地报了一串数字,一个字都没有错,麦喜喜一下子泄了气,他是要给她当红娘吗?她不说一个字,挂了他的电话。

日子流水一样过,在麦记的点餐台前正发呆,麦喜喜忽然听见一个温和的男声:“你好,能给我一杯不加冰的麦冰酷吗?”

她抬头,是一张熟悉的脸,佟大明由一个温和好脾气的大块头变成一个精干的瘦子,但他变得好看了,好看到麦喜喜骤然一见,仍会心动得不能自已。

麦喜喜装作不经意问:“那个要追我的同事呢?怎么没有给我打电话?”

佟大明嘿嘿傻笑着说:“你说过我是个粗人嘛,所以我一直不太确定自己的心意,但挂了他的电话后就后悔了,又打电话告诉他你是我的菜,让他不要再痴心妄想。”

麦喜喜第一次在佟大明面前觉得羞涩又喜悦,仿佛他不再是那个任他欺负的胖子,他的变化催生出她扭捏的小女生情态。

佟大明又说:“花栗鼠见不到你,都瘦了好几圈。”麦喜喜哭笑不得,她现在很笃定,他的潜台词是:你好吗?我很想念你。


本文章为汉语言文学网文章频道情感文章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