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汉语言文学散文 精选散文 浏览散文内容

天之涯海之角散文

hanchuanzi 汉语言文学网 2020-03-12 20:54:12 18

多少个梦转千回,多少次行程的规划,天涯海角,总是我心灵深处一个滚烫的地方,那些浪花,那些想象的传说,激起我无限的深情与向往。

请到天涯海角来,这里的四季春常在。想起这首歌,想起它优美的旋律。不禁脱口而出,四季常在,春暖花开,而它的作曲者人民音乐家施光南,却成为了永远。天涯海角永远,为它歌颂的人却成了绝响。

天涯,陆地的尽头;海角,大海的角落。当旅游车向天涯海角驶去,天涯海角,这个曾经被理想化遥不可及的地方,正在与自已接近,我情不自禁地想到四个字:穷途末路。沧桑之感不禁油然而生,仿佛满怀疲惫,热泪盈满了我的眼。

自古以来海南岛远离中原,加之交通闭塞,人迹罕至。一直是封建王朝流放“逆臣”之地。宋代名臣胡铨曾用“区区万里天涯路,野草若烟正断魂”的诗句与唐代宰相李德裕的“一去一万里,千之千不还。”倾吐了谪臣的际遇,记载着历史上贬官逆臣的人生悲剧。

从景区入口进去,放眼远眺,海天一色,让人心潮起伏。穿过爱情广场,就到了海边,伏波将军的雕像高矗,注目祖国的万里波涛。站在这里,回望来路。不知不觉间发现,刚才走过的却是一段下坡路。“天涯海角”与“下坡路”连在一起,让人顿感一种生命的悲凉与无常。据说这成了许多达官贵人的忌讳,三亚虽然是他们度假的天堂,他们成了三亚的候鸟,用他们的潇洒推高了当地的房价,却没有谁愿意涉足天涯海角。

虽然现在是旅游的淡季,虽然天涯海角有着这样那样的传说与忌讳,这里依旧游人如网。人们在海滩上流连,或者面朝波涛,激情踏浪。远处两尊巨石旁,有着许多的人在拍照或欢呼,那就是南天一柱与天涯海角两块巨石了。

我也加入了这样的人流,沿着海滩向右缓缓而行。让海浪一波又一波地包裹着我的腿,耳边享受着惊涛拍打着礁石的声音,目光追随着海浪向海滩涌来。真有一种冲向大海的欲望,真有一种踏浪的豪情,涌向心头。天涯海角,那里是什么人生的尽头,分明是生命的另一种路途,别一番精彩: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人生最悲苍的不是逆境,而是平庸中的顺风顺水,波澜不惊,生命就那样被淡化,静寂中流逝,不知不觉中老了,害怕宿命的终结。

在这天涯海角,我第一次相信了导游。给爱人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我想你。


本散文为汉语言文学网散文频道精选散文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