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汉语心得记录故事 哲理故事 浏览故事内容

暴雨袭来

hanchuanzi 汉语心得记录网 2021-11-08 10:54:54 385

大周是个挖掘机司机,他那台小型挖掘机这段时间老出毛病,趁着最近天气不好,没开工,大周就把车开到了小辉汽车修配店,打算修一修。

到了汽修店没多久,天上就又开始掉雨星子了,还好老板小辉动作麻利,很快就给车换好了新配件。大周不想耽搁,发车就往回赶。因为刚下过大雨,不少地方有积水,尽管他小心翼翼,可一不留神,车还是差点陷进一个水坑里。

好险!大周正暗自庆幸,不防一辆白色小车突然超车上来,将他截停了。接着,车上跳下一个短发女,指着大周就数落开了:“开慢点行不?讲点公德行不?”大周下车一看,才知刚才他过坑时,激起的泥水溅了人家的车。

大周这人性子老实,面对短发女咄咄逼人的气势,他一边赔不是,一边低声下气地说:“大妹子,不,大姐,要不,我赔你?”

短发女皱着眉,瞄了一眼自己的后备厢,接话道:“怎么赔,赔多少?”大周心里一激灵:哟,不会遇到碰瓷敲诈的吧?他正心如猫挠,突然一声暴雷,豆大的雨点砸了下来。短发女脾气火暴,但这会儿似乎也不打算追究了,她用手挡着雨,匆匆上车走了。大周也松了一口气,上车接着赶路。

大雨瓢泼,不多会儿,平地积水盈尺,不少隧道被淹,前面的路也不能走了。路边不好停车,大周想着还是去小辉那儿躲躲吧。他掉转车头,一路上走走停停,刚迂回到一处街口,雨又停了。正犹豫进退,就听车门被人拍得“啪啪”响,大周摇窗一看,车下围着几个人,领头的眼镜男一脸焦灼地说:“师傅,前面停车场淹了,能不能麻烦您帮我们把车拖出来?”

大周有些犯难了:“可我车上没救援索啊!”

“我们有!”几人中,有个玩长途自驾的司机说道。这下,大周也不好意思拒绝了,可一到地方,他心里一“咯噔”:停车场建在坡下,雨虽停了,但各处积水都在往里灌,水位还在慢慢上升。更烦的是,周围聚着不少车主,见大周开着挖掘机来,有高兴的,也有无动于衷的。有的急着将车拖出险境;有的却不紧不慢,说雨都停了,还急啥。唉,这活看来不好干。

见大周有点打退堂鼓,眼镜男忙说:“师傅,不让你白干,你开个价?”

确实,大周来时以为只是救急帮个忙,给盒烟就成,但现在见里面停满了车,恐怕一两个小时都干不完,油也要钱啊!略一盘算,他说:“一台五十,中不?”

“中!”眼镜男闻言竖起大拇指,“良心价!”拖一辆车,五十块,远低于市场价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暴雨的关系,手机信号时有时无,有司机拿不出现金,索性给大周塞了张手写欠条。大周也没二话,只顾“开工”,可没多久就出了状况:有辆白车停得仓促,也可能被水冲得移位了,斜在道中央。大周无奈停下车,眼镜男的车在后面出不来,也急了,到处吼:“谁的车啊?”

“我的!”从停车场边上的小区走出来一女的,大周一瞧:冤家路窄,短发女!短发女看见大周,也吃了一惊。问明缘由后,她低声对大周说:“这活你干不来,走吧!”见她眼圈紅红的,似乎刚经历了什么伤心事,大周有点蒙。短发女见他愣着不动,恨铁不成钢地说了一句:“不听劝,有你苦头吃!”说着,她一咬牙,竟率先向大周发难了:“这么点距离,收五十块,想钱想疯了?”这话把大周呛得目瞪口呆,一旁的眼镜男不乐意了:“车泡了水,损失更大,非常时期,这点钱算什么?”

“正因为是非常时期,才不能纵容这种不正之风!”短发女振振有词,“这种情况,应该由保险公司派车来拖!”

“那就停吧!”有人冲大周摆摆手。也有人急了:“雨还要下,指望保险公司,不得等到猴年马月?”众人争得起劲,短发女又对大周发话了:“你这是挖机,不是拖车,别瞎揽活儿,到时候添乱!”

大周正不知所措,短发女突然一指前方,喊道:“看,保险公司的车!”果然,一辆救援车正向停车场开来。

见众人欢呼着迎上去,大周知道没自己什么事了,他发动挖掘机准备离开,可开出没多远,他一细想,总觉得事有蹊跷。他索性放慢车速,从后视镜里一探究竟:只见众人围住拖车,眼镜男随口问:“什么价?”短发女攀上拖车,居高临下一扬手:“两百!”

大周脑门“嗡”的一下:原来自己动了人家的蛋糕!看来短发女和救援车是一伙的,把他赶走,他们才能独霸市场,漫天要价!可大周顾不得生气了,因为雨越下越大,像是打翻了老天爷的浴盆一般,一盆一盆的水砸了下来。大周心头一紧,对方只有一辆拖车,效率有限,要是不能从根本上遏住水势,车场很快就会变成一片汪洋。

怎么办,要不要上前帮忙?大周心乱如麻,只听车后面传来高叫声:“谁的车?”

来人是个黑脸大哥,自称姓郑,是街道办的。郑哥告诉大周:由于停车场地势不利,暴雨后窨井非但没起到排水作用,反而将别处的雨水引来,形成了反涌。眼见水势愈涨愈烈,如果溢出停车场,随时可能灌入旁边的居民小区,引发险情,所以当务之急是打通一条水道,将水排出去。

因为三面都是高地,只有东北角不远处有条可供泄水的旱沟。这样,只要将东北角的一间临街门面推倒,再挖出一条引水道就行。

依郑哥指挥,大周将车拐到停车场东北角,他一眼就认出郑哥所指的那间门面:小辉的汽修店!

大周心里不忍,他认识小辉有些年头了,知道他开店不容易,这一推倒,虽然可能会有补偿,但店铺损失也不会小!

“我们的人跟小辉接触过了,他二话没说就点了头。”郑哥瞅着窨井中“咕嘟嘟”一个劲往外冒的污水,缓缓地说。

大周心中五味杂陈,但还是赶紧发动了挖掘机……没多久,汽修店就被推倒,破开了一条水道。大概是这边动静太大,停车场那边的救援车不知何时也停工了,车内司机似乎隔着雨窗向这边静静地望过来。而远处雨棚下,短发女竟背过了身,面向墙壁,久久不语。

这俩人估计是被人家汽修店老板的大义行为给镇住,感到惭愧了吧?大周正想着,郑哥拿着酬金过来,对他感谢了一番。大周不愿收钱,他指着短发女说道:“跟小辉比,我这算啥?只不过那个女的,有点可恶!”

听完经过,郑哥黑脸了:“有这种事?走,看看去!”有郑哥撑腰,大周有了底气,跟着郑哥来到雨棚下,见短发女又开始收钱“开工”了。郑哥与大周对视一眼正要上前,不防那辆救援车的司机跳下车,向这里走来——正是小辉。

大周傻了,半天憋出一句话:“你咋在这儿?”

“我咋不能在这儿?”小辉笑了笑,一指短发女,“那是我媳妇小薇。”

小薇见状,忙过来冲大周一点头:“不好意思啊,大哥。早上车里有一箱精密配件,不能见水。我那后备厢盖不严实,所以被溅水后,我有些急了。至于不让你拖车……”

依小薇的说法,当时她一到停车场,就发现车主分为两派:有的车主应该是没投全险,车被淹后,损失得自己承担,所以就盼着拖车;有的车主投了相关险,水淹后,车辆报废,可获保险公司的全额赔付,所以就认为不拖更划算。如果不愿移动的车挡了道,情况就更复杂了,再加上大周的挖掘机不是专业救援车,拖的过程如有磕碰,恐怕还得增添麻烦。

小薇直話直说:“早上我俩碰上时,就发现大哥你这人特别老实,绝对蹚不起这浑水,所以才想打发你走的,我性子急,话不好听,多有得罪了!”

啊?大周听蒙了,郑哥却一皱眉:“那,两百块钱咋回事?”

小辉从小薇手中拿过收据一亮:“小薇是保险公司业务员,他们公司虽然有免费拖车服务,但目前情况复杂,救援车不够,所以她请示了公司,雇我这个‘外援先来救场。车主们支付给我的两百元拖车费,后续也可凭收据找保险公司报销。另外,由保险公司出面救援拖车,车主们也不大会有二话,容易配合。”

大周明白过来,一时不知说啥好了:“大妹子,你家的店没了,你也没去看看?”

“事到临头总有个轻重缓急,再说,已经没了,看有啥用?”小薇不经意地说,眼圈却又红了,“非常时期,舍小家保大家,不讲能不能,只说值不值。”

大周一听这话,也红了眼眶:“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们了,我个大老爷们,关键时刻尽知道胡思乱想,差点帮倒忙!”

小辉笑着抹了把泪:“帮倒忙?大哥,就你刚才推店那两下子,利索着呢!帮了大忙啊!”

暴雨又来了。大周猛地跳上挖掘机大喊:“老天无情人有情,来,咱们同心协力,一块儿干!”

(发稿编辑:丁娴瑶)

(题图、插图:豆  薇)


本故事为汉语心得记录网故事频道哲理故事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